2004年10月15日

[剔牙集] 麻煩的「吃」



常常覺得,「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人要活著就一定要吃,可是要怎麼吃?

有的人為了信仰而吃,有的人為了健康而吃,有的人為了興趣而吃,有的人為了吃而吃。

有些剛認識的朋友常會說「哇,你好懂得吃啊」,然後我只能苦笑。也常常有同事說「你很挑食ㄏㄛ」,然後我更是只能苦笑。

「吃」,真的是很麻煩。

一個人去氣氛很好的地方、吃很好的料理,舉杯獨酌,其實是一種寂寞。可是說到要找伴,那問題就更多了。

首 先,對方要「捨得吃」。一頓飯 30 元打發也是吃,一頓飯 3000 大洋也是吃,路邊小吃固然臥虎藏龍,只是偶而也會想要換點口味吧?多年以前潛艇堡在台灣還 很罕見的時候,我就曾經帶朋友到天母的 Subway 吃潛艇堡,然而朋友的反應卻是「啥?兩片麵包夾青菜這樣子要賣 80塊?」

先生,價錢就寫在招牌上,你自己要點素食堡的,又要怪人家只給你青菜?

其次,對方要「懂得吃」。吃的出我家牛排 180 元跟茹絲葵 1800 元的牛排哪裡不同,吃的出這種沾醬跟那種沾醬的微小差異,這樣子才適合一起去大街小巷四處探尋。要能接受不同文化不同風格的料理,在覺得別人的料理做的不好之前,要能夠先想想是不是自己的口味問題。有個朋友因為算命的說他命中帶六秀,不能吃牛肉,所以有次我請他去台南市民族路一家還不錯的炒羊肉。吃完之後,「怎麼樣,這家的羊肉 做的還不錯吧?」我問道。朋友抹了抹嘴巴:「老實說,我根本就吃不出羊肉跟豬肉那裡不一樣...」當時真的是除了想拿盤子砸他以外說不出其他的話... : P

再來,對方要「有時間吃」。胸懷大志,整天汲汲營營於增加國家總生產毛額、提昇台灣經濟競爭力的人可能也無暇於細細品嚐眼前的佳餚。 天母有名的餐館「大爺」,始終沒有去的原因就是因為不想把愉快的吃飯時間弄得自己有壓力。尤其是,在中國自古的價值觀中,人,就是要每天兢兢業業、如履薄冰的活著,在學業、工作上力求表現,把別人擠下來、踩下去,讓自己跳上去、爬上去。積極、奮發向上、具侵略性、把商場上的對手挫骨揚灰以後在景觀餐廳裡面 優雅的舉起酒杯慶祝,是眾多瓊瑤式羅漫史的共同情節。三五好友在一天辛苦的工作後拿著小吃攻略穿梭於街頭小巷,則從未在任何講究氣氛的小說中出現過。

吃,其實還真是麻煩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