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9日

[老頭胡言亂語] 如果他不會唱歌有人還會在意他是否被欺負呢?


最近在 Youtube  上面看了一些影片,不見得是新的,但總是有些感想。比如說,這個  13 歲靦腆緊張還帶著點嬰兒肥的小男孩在英國的  Britian's got talent 上面的表現。


這四分鐘的短片裡有幾個出人意外的轉折,比方說當評審問到安德魯是否有受到同儕的支持時,他的回答居然是「我經常被人欺負」。當然,他開口唱出 Pie Jesu 的第一句時,我們所有人都馬上理解為什麼他會被同伴們霸凌;那是一個高亮純淨的天籟之音、是一個真正的  gifted voice,至少、最少也是維也納兒童合唱團等級的聲音。




        Do you get supports from your friends?

        I get bullied a lot. They said they don't like that kind of music.

        How do you deal with that?

        En, Carry on Singing.

對我個人來說,這段是整個短片裡面最精彩的部份。當安德魯提到他常常被霸凌時,全場發出了尾音下降的「哦~(NO  ~)」,可是當他聳著肩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在場的觀眾不約而同的發出了上揚的「ㄟ~~~」

就連向來以刻薄坦率評論著稱的評審  Simon Cowell  都必須點頭讚許:That's the answer.

這是短片中我最驚訝最感動的部份。一個如此年紀的小朋友居然已經有著可以排除同儕壓力的毅力。

然而在 Youtube  的網頁上,有另外一個留言卻引起了我的注意,「如果他不會唱歌有人還會在意他是否被欺負呢?」真正讓我火氣上揚的是後面還有十幾個人認同這個問句。

你或我的在意有什麼用處呢?你在意南亞海嘯死了多少人嗎?你在意八八風災受災戶的生活嗎?你在意  921 災民的心靈創傷嗎?你在意嗎?你真的很在意嗎?

那請問你做了什麼呢?

事實上,真正的重點並不在於你或我、我們這些路人甲乙丙丁閒雜人等在不在意他被欺負 。重點在於他自己怎麼面對外來的逆境、霸凌、與生命中一切的不順心不如意。這個只有 13 歲的小孩子選擇了繼續下去、堅持不放棄,那才是最重要的,那才是唯一可以改變他自己生命的方法。

How Do you deal with that? En, Carry on Singing.

我們可以預期當安德魯過了變聲期,有很大的機率是他從此再也沒有辦法唱出類似的美聲。但既然少年的他可以站起來正視這個不盡如意的世界,繼續堅持他想要做的,從此以後的人生,再也沒有可以打倒他的事情。

這才是最重要的。你在意他被欺負??然後呢?你可以飛到英國去解決他的問題嗎?HOW?你以為他那個在後台緊張的要死的老媽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從六歲被人欺負排擠嗎?難道你認為她是到了比賽當天才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 Oh my god! Oh my god! My son is bullied! 」還是你要指控這個親生母親都不在意?那她的在意可以解決問題嗎?我在意他被欺負?所以我可以頒佈法令逮捕所有霸凌欺壓別人的人嗎?請你告訴我,你跟我的在意有什麼用處?

相信我,我們的鍵盤正義值不了幾分錢。

很抱歉,我只看到廉價的自我感覺良好。

如果真的要在意,我們必須要問的應該是「我們有沒有把這些心情轉化成行動,進而改變我們的生活周遭?」因為,這個只有 13 歲的小孩子做到了。我們有沒有告誡自己的小孩不要去做欺壓別人的人,也不要去做被欺壓而不敢做出改變的人?請搞清楚這一點,霸凌不會因為大人的介入而解決。

我們最不需要的,是在網路上質問別人是否在意一個被欺負的小孩會不會唱歌。

我們真的沒有那麼重要。








延伸閱讀:[老頭胡言亂語] 網路霸凌 Cyberbu//y


PS: 這個影片是天后 Sarah Brightman 在一間教堂裡面演唱同樣的一條曲子 Pie Jesu,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觀賞比較一下小朋友跟天后的差異在哪裡。

2012年8月17日

[隨身隨手] @萬華

在剝皮寮的對街轉角,有這麼一區有趣的角落。

這裡不是美食部落客會推薦的地方,不是新聞媒體會報導的地方,這裡沒有周記肉粥、沒有進財切仔麵、沒有龍來果汁,你再用力Google也不會出現在網路上。但是這裡不只存在,生意還頗為興隆。

在照明不是很好的騎樓下面,全部大概有五攤吧,除了四神湯那家以外,招牌上的東西似乎差異都不大。當歸(麵線、豬腳、排骨)、麻油(雞、下水、麵線)、鹽味花生、燙韭菜、涼拌豆腐、白菜魯、雞肉飯、滷肉飯,,,,就是那種非常一般的台灣庶民飲食。第一次走過去,還在想說這是怎麼回事,每家都賣一樣的東西競爭不會很激烈嗎?可是看起來每攤都有客人,而且似乎都有人點。可是坐下來之後,很快的就發現了,這其實是聯合營業。幾家攤子實際販賣的東西都不一樣,但是總和菜單是一份,客人點了之後就由各自的攤子出菜,所以你坐在哪個攤子的哪位置其實沒有什麼影響,還可以看到這個攤子拉高嗓門問另外一個攤位還有沒有位置可以給五個客人坐。

認真來說,這裡的味道當然也是很一般庶民的味道。不是那種值得拿著佳能尼康的外來客觀光客拍了貼到網路上的味道。

這不是什麼偉大的志業,只是庶民們生存的智慧。

2011年12月20日

[閱讀筆記] 最後兩天,請把握機會 -- 紀錄片《牽阮的手》


剛剛看完回來,片子比想像中的長,超過兩個鐘頭。

片子好看嗎?也許你想問我。

冷門片,可能是全戲院最小的廳,只有六排座位,全場只有十個觀眾,其中兩個是女生。有趣的是,紀錄片在「牽阮的手」這條歌中結束了,我預期著有人會起身離去,沒有。開始跑感謝名單了,仍然沒有人起身。一直到最後面,整個螢幕變成了黑色,戲院也亮了起來,大家終於站起身來。

這是我第二次在台灣的戲院看到這樣子令人動容的畫面。另一次,是魏德聖導演的《賽德克 巴萊》。

在播映的過程中,不時可以看到前面的那位也是一個人來看電影的男性觀眾也是一直擦著眼角。

是的,我也是。而且我並不以落淚為恥。沒有什麼特別值得大書特書的對話或劇情,因為那就只是一對夫妻真正的人生。只是,那是一個正直努力的人生,是一個獻身奮鬥的人生。只是,當你看到林義雄站在義光教會的台上,那曾經是自己生活起居的家裡,站在那自己的母親與一對雙胞胎女兒被殘忍殺害的地方,以平緩的語氣說出選擇用愛與寬恕來化解仇恨... 當你看到葉菊蘭哭著說她沒辦法去取走鄭南榕的那兩桶汽油,因為「我不想讓她一輩子恨我」... 是的,我沒有辦法不落淚,因為我只是一個凡人。走過這麼些年的風風雨雨之後,開始更加懂得人生的情份與不捨之後,我無法不為之動容。

你說這樣子的片子好不好看?我不知道。

如果你花錢進場只是為了要哈哈大笑一小時五十分的人,這也許不是你該考慮的電影。

電影看到一半時,田爸爸田媽媽的大女兒出現在畫面上,田秋堇。第一時間只覺得這名字在哪裡看過,隔了幾分鐘才想到,這個就是在土地徵收條例的大戰中,唯一一個堅持到最後仍然與國民黨的投票部隊奮戰,四處遊說希望可以獲得多一些立委支持的委員。看到不公不義的事情,就必須去奮鬥、去對抗、去改變它。這絕對是值得大書特書、非常成功的家庭教育典範。

很可惜的,我預期這部片子的票房沒有辦法多好。因為很多人會將當年的黨外運動與民進黨畫上等號,或者將台獨視為洪水猛獸,也有很多的人想要假裝中立,看到任何有關政治的話題都馬上轉頭。很可惜的,這些人會與一部好紀錄片失之交臂,而且失去了瞭解為什麼有一群人會跟你有著不同的立場或看法。

我只能期待,兩位導演沒有為這部可能不好回收的戲砸下太多的資本。我只能期待,有更多的民眾可以有足夠的慧眼發現這顆珍珠。


又,會去播放這種電影的戲院果然是頗為有趣,應該也都是為了堅持某種理念才會願意支持的吧,要不然我實在很難想像要怎麼回收成本。

2011年10月4日

[閱讀筆記] 你看過了多少本? -- Top 100 奇幻/科幻小說

前幾天在一個朋友的Google+上面看到了這個百大奇幻科幻小說的有趣圖表。非常的巨大,不僅要放大,還要移來移去才有辦法看完全圖。

最初看到的時候只有圖表,不過今天有另外一個朋友丟來一個連結,終於看到原文。原來這是NPR所舉辦的一個投票,Vote For Top-100 Science Fiction, Fantasy Titles。根據 SF Signal 網站的說法,最後一共有超過六萬個使用者投票,最後的結果雖然出爐,但是這種單調乏味的一串文字,外加不知如何選起(你不會叫我從最上面一路買回去讀吧?),不但引不起讀者的興趣,而且也幫不了讀者,所以 SF Signal 再度出手,把這個結果作成一個幫助你選讀的流程圖。

我認真的上下左右移動了一整圈,發現很有趣的是,右邊我看過的科幻作品的百分比居然超乎預期的高。可是如果有人曾經無聊到翻閱過我 aNobii 的書櫃就會知道,我平常看的奇幻小說其實遠高於科幻小說。左思右想,唯一可能的解釋可能是因為科幻小說沒有那麼熟,所以平常找書看時挑的都是大師作品。科幻小說三巨頭 Robert Anson Heinlein (1907-1988)、Isaac Asimov (1920-1992) 、Arthur Charles Clarke (1917-2008) 三個老頭的作品自然是不可避免的、加上Ursula K. LeGuin、H.G. Wells、Frank Herbert 這幾位,隨便加上幾本還不知道啥叫做智慧財產權的時候就看過的翻譯作品如時光機器、海底兩萬浬、地心探險、2001年太空漫遊、華氏451、1984、基地三部曲...嗯,居然出現了右邊的命中率比左邊還高的奇異現象。

只是,反過來說,那是不是也代表了科幻小說界的經典作品都還是由老人(尤其還是死人)領軍的詭異現象?

有朋友問說那奇幻小說是不是也有類似科幻小說三巨頭這樣子的排名或稱號?

很不幸的是,沒有。

如果要上推奇幻小說的歷史,我們可以扯到圓桌武士與巫師 Merlin、可以上推到尼布龍根的指環、奧迪賽、甚至希臘羅馬神話。很不幸的是早年這些只要有小矮人(dwarf)小侏儒(Gnome)小精靈(fairy)的故事,統統被簡單的歸類到沒有啥稀罕沒有啥價值的民間傳說(folklore)或床邊故事,沒有辦法跟有太空船火星人時光機器的科幻小說比較。

想想看,瑪麗‧雪萊在1818年就發表了《科學怪人》,多麼帥氣多麼驚悚啊?!相較之下,1911發表的《小飛俠彼得潘》是啥東西啊?簡直是溫馨的可以拿來挖鼻孔了。

這也沒有啥稀奇的,人們對於距離遠的東西總是比較有興趣,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外國的和尚比較會唸經、外國的殭屍比較厲害,自己家花園底下挖一挖就可能會遇到的 Gnome 跟 Dwarf 有啥神奇的?所以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fantasy 連自己的分類都沒有,只能寄放在 Sci-Fi 的書櫃裡面當個私生子。

這種狀況一直要到等到 J.R.R. Tolkien 的 《the Lord of the Rings》 大紅之後才有所改進。不過這個原本只是床邊故事《The Hobbit》的延伸故事後來又變成了一個更高的崇山峻嶺,可憐在它後面 20 年間的作者都在想辦法繞過這個矮人精靈互相有意見的世界設定.......





延伸閱讀:[老頭書介] 奇幻小說系列

2011年8月15日

[剔牙集] 皮蛋、CNN與富比士

現在的鄉民喜歡戳媒體,每次動不動就在PTT上面大玩「推,妓者快來抄」。然後呢,大概是頗有玩木偶戲的快感,媒體也喜歡有事沒事就去扯動鄉民的神經,比如說這種 蠢新聞 或這種蠢標題:富比士評比鴨仔蛋.皮蛋同上榜 最噁珍饈上榜「燕窩像鼻涕」。

整天罵媒體的網友應該很清楚記者最擅長這種「標題殺人法」,但是每次還是都中招。

不確定 CNN 是不是後來被老中開罵之後趕緊改了標題,不過至少我看到的時候看起來還OK...《The most 'revolting' food I've had is...》。的確,原始的 iReport 在徵求讀者投稿的時候的確是使用了 disgusting 這個字眼沒錯,但如果你真的有花幾分鐘把原文看完,你就會瞭解原作者對於這些高度區域性的異國食物並沒有特別的偏見,尤其是當他把這些異國食物跟愛美女士的減肥食物相比較那段,真的是令人拍手叫好。

人家說得很客觀吧?有啥好跳腳的?

如果我們在罵人之前先想想兩件事情,也許就不會那麼生氣了。一、iReport說穿了就是我們的公民報導,任何人都可以去貼文章,所以並不是真正受過專業訓練的、客觀的報導。二、那些死老外可是連生魚片都不敢吃的人,皮蛋這種傳說中的神器他們怎麼敢吃?

飲食本來就是文化的一部分,而文化的形成又受到人口物產地區地形的影響。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這本來就是物競天擇的一部分。人少又地大物博的地方就可以挑東檢西這個不吃那個不吃,焦桐在他的《論吃魚 (2)》裡面提到在紐西蘭最大的湖泊陶波湖上吃野生虹鱒「可惜紐西蘭人還不懂得吃魚,船家片下魚背的肉排,即隨手將魚頭、下巴、划水,以及猶帶著肉的魚骨丟進垃圾桶,我來不及搶救,心裡暗罵這個蠻夷『討債!』...」是紐西蘭人不懂得吃食嗎?是人家有這個本錢啊。一個有六千萬頭羊卻只有四百萬人口的地方,吃不完的撒回湖面回歸大自然還可以養育更多的其他生物,不一定要拿來餵自以為是萬物主宰的人。

中國雖然地大,但是人口更多。當人口比豬口還要多的時候,為了生存,自然得連裝大小便的膀胱大腸直腸肛門都吃光抹淨,連大骨在拋棄前都得先敲開把骨髓吸乾淨!要不然,要從哪裡生出那麼多糧食餵養這堆整天只知道吃的民族?我向來喜歡在外國人面前誇耀我們飲食文化的多元,但其實自己知道,說穿了不值一文錢,起源也不過就是個「貧窮的文化」。

你想想,連雞屁股都得包裝個風雅名稱「七里香」然後一口吃掉的文化,在本來裝大便的直腸裡面塞進糯米、花生、打上結之後蒸熟吃掉的國家,一邊說別人是金髮碧眼茹毛飲血的番仔一邊把豬血鴨血統統塞進自己嘴巴裡的民族,有啥資格去說別人吃啥鴨仔蛋、炸蜘蛛噁心?

這叫做五十步笑百步吧?

說真的,中國人吃發霉的臭豆腐跟法國人吃藍黴起司、日本人吃發霉的納豆哪裡不同?不過就是一體的兩面罷了。反過來說,真的每個中國人都吃臭豆腐、每個日本人都吃納豆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我認識一堆不敢直接吃皮蛋的台灣人,也認識一堆不敢吃納豆的日本人

這種事情有啥好拿出來說口的?

富比士、CNN又怎樣?不過就是個外國的媒體罷了。網路時代的崛起,對我們來說真正最重要的一點改變就是  --  閱聽人有機會可以去突破媒體的誤導或封鎖而找出真正的事實。但如果我們都不願意花點時間、沒有辦法去判讀真正的資訊或實情,還只是跟著平面媒體、電視媒體瞎起鬨,那我們跟那些只會隨著電視談話性節目起舞的人又有哪裡不同?

難怪前幾天的網路上流傳著一段:「不能信任的東西:《韓國發源》、《英國研究》、《中國製造》、《台灣報導》

唉~~~





2011年7月27日

[老頭胡言亂語] 出差雜感(5)情人節不可以一個人

幹我們這行的,再怎麼西裝畢挺外語流利,說穿了就是比較高級的應召女郎 --- 客人電話來了,就得準備出門幹活。

2011  年二月,天寒地凍的時候臨時被「請」到上海支援做 Promotion。

跟日本人混過的大概都知道,日本人腦袋轉動的方向跟台灣人不太一樣,可是跟中國人的差別更大。如果你在日本的生產線上宣佈 SOP(Standard Operation Process) 是m2螺絲旋轉三圈半,那每個作業員都會正好轉到三圈半停下來。可是聰明的祖國同胞會在你抓到他沒有按照 SOP 作業的時候振振有詞的質問你:「轉四圈不行嗎?轉三圈不行嗎?轉三圈螺絲也不會掉下來,我還替公司節省工時咧!!」

諸如此類的例子窮舉不完,於是我們公司只好從台灣派駐了三位幹練的女性在這裡當業務經理。那次出差最重要的一場發表會正好是在二月十四日情人節下午。那天晚上,四個身在異鄉的台灣人居然在沒有先約好的情況下在餐廳偶遇,進而共進晚餐。吃飯中提到中國的波司登羽絨衣是第一大品牌,品質還不錯,而我正苦於每次出差北國都得受寒凍之苦,於是飯後由兩位同事帶我去附近的一家百貨公司挑羽絨衣。雖然看到兩件喜歡的,但是一件要價 RMB1100 實在非我等窮苦人家所能接受,於是跟同事告別之後我自己一個人走回旅館。

而這趟短短路途的感想是:是怎樣?情人節晚上一個男人自己在路上走犯法嗎??

儘管在中國混的也算訓練有素,一路上我目不轉睛的直直看著正前方走路,可一趟不到一公里的路程,前前後後還是被兩男兩女四個三七仔問說要不要「按摩」?!其中一個男的三七仔不知道要說他最積極呢,還是素質最佳,居然一路硬跟著我走了一百公尺左右,看到我完全不做任何回應,居然還改口用破英文問說要不要「 SIX」....

@#$%︿&*()﹍*&︿%$#@#$%︿&*(




後記:
我後來把這段慘事貼到 Facebook,立刻引來一堆損友們的「讚」。尤有甚者,當我抱怨說我住的可是四星級飯店卻還遇到一堆三七仔,另外一位也很常到中國出差的朋友則是直接回答我「就算我住的五星級的後門都還有一堆姑娘了,你那四星級有三七仔算啥?」

是,是我少見多怪。果然是春城無處不飛花啊~




延伸閱讀:[老頭胡言亂語] 出差雜感(4)蘋果日報是違禁品?
延伸閱讀:[老頭胡言亂語] 出差雜感(3)百年一遇?
延伸閱讀:[老頭胡言亂語] 出差雜感(2)中國的航班啊~
延伸閱讀:[老頭胡言亂語] 出差雜感(1)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