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8日

[老頭胡言亂語] 一封來自日本的問候 - 從206地震看中日差異

今天早上醒來,發現 gmail 裡面躺了一張來自日本的信。 

是前老板 Shibuya-san 寄來的,他從日本的新聞上聽說了台南發生了地震,所以特別寫信來問家中是否一切安好。我用手機回信簡單地說明了一下台南現在的狀況,家中一切平安,但大台南區有 11 棟房屋或大廈受損。以台灣或日本的建築規格來說,五級的地震不應該有辦法把大樓弄倒,所以這裏面必定有什麼問題...如此種整。很快地,前老闆的回信就來了。

good.
but some people is still waiting for rescue .
most of Japanese knows Taiwan people provided something help to Japan when earthquake had happened in 2011. so everybody worry Taiwan.
I always hope you & your family happy 、health, good luck. 

看著他的信,心中感觸甚多。 

前老闆是關西神戶人,雖然最後在東京退休,但說真的,發生在東北的 311 海嘯跟他個人的關係是不大的。他會提到這個,純粹只是以一個大和民族的成員對曾經在日本最急難的時候伸出援手的台灣人的感謝。 

很多中國人老是把台灣視為中華文化的冷藏庫,要到台灣來體會「優美的中華文化」。雖然從台灣人的角度來看,排隊文化、凡事請謝謝對不起、溫良恭儉讓這些東西跟左岸到底有多少關連都還是個未知數,但我知道大部分的中國人都很難理解為什麼台灣人,尤其是年輕的一代,那麼地強烈抗拒祖國的懷抱。

或許我們可以換個角度來看這件事情。 

以一個曾在日商工作多年的人來看,日本文化有很多優點,但缺點其實也不少。其中一個很難確定是優點還是缺點的特色,就是「遠慮」。在日本,我們可以在很多地方的公告上看到「遠慮ください」,它有點像是「請多想一下,不要造成別人的困擾」,說白了就是請你不要做這種事情。這種處處遠慮的習慣已經根深蒂固到日本人的基因裡面,造成很多外國人覺得匪夷所思的現象。比如說戰地記者後藤健二在 2015 年被 ISIS 綁架,他的母親淚眼婆地在記者會上呼籲 ISIS 放過她的孩子,但是她說的第一句話並不是拜託 ISIS,而是對全日本的人民道歉,「感謝你們的仁慈與善良,我在這裡替我兒子造成的不便和麻煩道歉」。這個「遠慮」發展出一些有趣的潛規則,比如說「不要在公司或學校上大號」,因為臭味會造成別人的困擾;比如說火車便當幾乎都是冷的,因為怕各種不同熱食的氣味在車廂裡五味雜陳,或害得別人飢腸轆轆。 

而這種遠慮文化呈現出來的另外一面就是,凡事靠自己。日本女生為什麼結婚了大多會離職回家當專職家管跟這個多少也有關係。懷孕的婦女多少會比較不方便,需要同事們多幫忙擔待些,但他們的職場文化是沒辦法接受這種造成別人困擾的行為的。反過來說,當事情超出了你的掌控、你自己無法善後,你接受了別人的幫忙,你就會一直記得這件事情這個恩惠。因為你,造成了別人的困擾。

這個跟左岸那種萬邦來朝的自我中心主義是不一樣的。你們這些躲在太平洋上小島的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不義的夷狄之邦化外之民來四川賑災乃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情,泱泱大國的天朝本來就不需要心懷感激。

台灣在川震捐了70億,全世界最高,但中國屌絲整天在微博跟新浪喊著要血洗台灣。台灣在311時捐了69億,也是全世界最高,直到現在日本還記得台灣曾經伸出過的援手。從野宮神社的第一時間的「天佑台南高雄 我為台灣朋友們的平安無事祈禱」到首相安倍的「台灣需要什麼,日本都提供!」、或者是網路上鄉民們口徑一致的「之前受到台灣的恩惠,現在是報恩的時候了」,我們也可以在 Yahoo 基金的《台湾南部地震緊急支援募金》上看出民眾的反應,除了日本 Yahoo 的大氣魄地「你們捐多少我就照單加一倍」宣言外,地震發生大約40小時後,日本人民也以小額捐款的方式快速地達到了五萬五千人六千八百萬日幣的數字。

中國人,你不要抱怨台灣人討厭你。自己想想看你到底做了什麼。



 延伸閱讀:台湾南部地震緊急支援募金(Yahoo!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