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6日

[老頭胡言亂語] 你準備移交什麼給我們的下一代?




一百年之後,我們會在哪裡?

荒草墳塋之中。也許。運氣好一點的,在某個冷氣空調的靈骨塔裡面,跟著另外八萬四千個大理石罈子擺在一起,子孫要來幫你上香的時候,還要用電腦搜尋找出你的牌位座標,對著電腦螢幕上香。

可是記憶不會消失,那些我們作過的,完成的,那些我們不小心成功、失敗、留下來的苦果和成就,都會留給我們的子孫。

我不是台北人,出生的時候不是,現在不是,以後應該也不會是。

可是對於我現在所生活的這個城市,我有一份企求。我希望它可以不只是一個有著高聳入雲鋼筋水泥建築的叢林、我希望它不是只有 101 大樓或超高建築群,要看那種東西,我們去新宿、去紐約,去馬來西亞,太多太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可是我們有一些別人沒有的,只有我們才有的東西。

我希望它除了是個現代化的都市以外,還能夠尊重自己、重視自己。

面對歷史、承認歷史、擁抱歷史。

不是每隔一年就把全部的柏油路都刨起來重新舖一次,每二十年就把全部的老房子都拆掉重建一次,這樣就叫做「現代化」。

也不是只有現代化,才可以叫做美感。

沒有人會說倫敦不是個現代化的城市,可是人家對於保存自己歷史記憶的重視程度,是我們的幾十倍。而京都是個另外的神奇例子,非常古老的城市,現代與傳統同時保存著,那個城市有種神秘的力量、美感與和諧,讓所有第一次到那裡的人深深著迷。

台北當然沒有辦法成為京都,這個城市的居民缺乏了那種自信與堅持。但是台北有機會成為倫敦。

把台北市最早的小學拆了,有沒有關係?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我們需不需要一間美侖美奐、閃閃發光的嶄新小學?也許是,也許不是。

真正重要的是,我們的居民怎麼看待這個事件?我們的政府怎麼處理這個事件?我們雙方要怎麼樣的在歷史上面寫下今天的這一頁?我們打算交出什麼給我們的下一代?

從清朝嘉慶年間在大龍峒保安宮內設立義學、道光年間成為「樹人書院」、1896年成為台灣總督府第三附屬學校、1898年成為大龍峒公學校,到現在我們所看到的大龍國小。這並不是一段短短的時光,也不是一段輕易就可以到達的路途。

這句話說的好,「 一個城市的歷史建築,見證一個城市的發展,也承載一個城市人民的生活記憶。

唸書的時候,跑過大隊接力吧?

不管第一棒、第二棒跑的多快多好,中間的任何一棒,都跟第一棒或最後一棒一樣重要。在歷史的洪流中,我們也只是大隊接力中的一棒,我們要做的、該做的、就是努力的跑出自己的水準、甚至超越自己的水準。

當然,還要記得不要把那根棒子給接丟了。

大龍國小不可以重建嗎?當然不是。可是它這樣子的一個有歷史淵源的地方、有這麼多居民記憶的地方,我們應該要用更慎重的態度來面對它。不是隨隨便便撥個一大筆經費,拆拆拆、蓋蓋蓋,然後所有的事情就解決了。

對於先人所傳下來的文化擔子,我們應該保持一份敬意。

政府有心要建設社區當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說改建是很好的,那麼是不是應該要先讓居民知道?既然自稱為「人民的公僕」,那麼與老闆溝通難道不是應該的嗎?為甚麼這個工程發包完全以一種秘密的方式進行?

是不是今天我把們把大龍國小劈哩啪啦的拆了,把預算10億給花光了,該拆的拆、該蓋的蓋、該黑的黑、該拿的拿、該吃的吃,事情就解決了?

下一個居民的共同記憶呢?也是這樣子處理嗎?

下一個100年呢?我們要拿什麼傳給下一代?

延伸閱讀: 啊 台北的古蹟不見了 (by 地球是一顆很孤單的星球)
延伸閱讀:同學們.1981 (by 台北的第一所小學:大龍國小)
延伸閱讀:【大龍國小】共同的記憶 (by 海豚飛看世界)
延伸閱讀:[延續大龍國小下個百年.連署書]
延伸閱讀:文化的省思(by 海豚飛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