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9日

[老頭胡言亂語] 對,我就是「台南人」,怎樣?(上)

先說個我親身遇到的事件。

就在上個月我回台南的火車上。

列車長查票,查到了後面部份的車廂的時候,查了好一陣子,然後聲音越來越大,大到後來我沒有辦法不去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原來是一個七十歲左右的老阿嬤沒買票坐車,列車長要她補票,老阿嬤說沒錢,不願意補票。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列車長發現老阿嬤口袋裡面其實是有錢的,於是堅 持要她補票。兩個人起了爭執,這邊說那個錢是等一下要吃飯的,那邊說你先把車票補了再說別的,兩個人說來說去就是僵持不下。

我不曉得一般來說這種事情都怎麼處理。在我的想像裡應該很單純,沒有車票是出不了車站的,如果真的有問題,車上有通信器材,車站裡面有鐵路警察,要不然在下一個車站停車的時候請鐵路警察上來把搭霸王車的人帶走也就是了。

結果,事情往一個意外的方向發展。

後來就開始聽到列車長很激動的聲音「啊無你卡電話給阿扁啊!你叫依來替你付錢啊!」老阿嬤的聲音比較小,聽不清楚她說什麼,然後又是列車長的聲音「嘿嗯是你同鄉的?你卡電話厚依啊,你叫阿扁阿來替你付錢啊!」「穿這件衣服就比較厲害,坐車可以不用付錢嘛?」

我不知道老阿嬤穿了什麼樣的衣服,也許是扁帽工廠出品的。也許是阿扁後援會(有這種單位嘛?)的衣服。

然後兩邊繼續夾纏不清,列車長一直提到「你們同鄉的」「叫阿扁來付錢啊」之類的話語,後來有位理性一點的男乘客聽不下下去了,站起來走過去跟列車長說「車 長,你可以好好處理這件事情,但是請不要去扯到別的事情...」他說的是一口非常標準的國語,聲音有點低沉。列車長開始劈哩啪啦的解釋,這位乘客又說了 「不是,車長,一切公事公辦,可是你已經開始情緒化了... 」

這時候換成老阿嬤大聲了「挖今年 72 歲了,還要因為穿這件衣服在這邊被你侮辱!挖不要補票了!我要讓你們抓去關!抓我去關好了!」

列車長也許知道自己說錯話,也許想到火車已經開到了敵營,於是後面的票也不查了,轉頭回前面車廂去。經過我旁邊的時候,走道另一旁一位手上拿著聯合報的中年婦女,低聲的安慰(勸戒?)列車長說「不要跟他們一樣見識了。」

本來是一件很單純的事情,我不知道為甚麼可以搞成這樣子。沒買票上車又不肯補票,這位老太太不會臺鐵遇到的第一位,自然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位。臺鐵應該早 就有一套標準的處理程序了,只要照著慣例處理,事情應該就可以簡單清楚的結束。可惜的是,原本有理的、站得住腳的、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卻因為把對於某一個 政治人物的怨恨與憤怒帶入了處理的程序中,反而使得可以順利落幕的事情變得更加複雜。

我所憂慮的是,如果我們社會上面的群眾都跟這位列車長一樣,把個人的政治立場帶入工作場所,遇到事情先判斷對方是不是「跟我不同國」的,我們生存的社會不只是要亂,而且是即將完蛋了。

還有一點則是針對我旁邊的那位婦女。她所表現出來的,乍看之下是一種包容,其實是一種自以為大度的優越感。對於這個越來越動盪的時局,我們真正需要的、真 正該做的,是對於法律規則的絕對支持,不管對方是哪一個陣營的支持者。然而這位中年女士並不是對於「法理」的支持,而是一種表現「我們(這個陣營的)不要 跟他們(那個陣營的)低等人一般見識」的自瀆心態。

這件事情讓我有很深的感慨,也有很深的憂慮。

我本來不想講這件事情的,一直到了最近另外一個事件改變了我的主意。



後記:下一篇是暴走文,不想看到有人抓狂罵人的,請勿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