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30日

[美味佳餚] 柚子二三事

From 柚子的季節
「吃柚仔,放蝦米。吃拔拉,放槍子。」
-- 台語俗諺




秋天到了,中秋節到了,日本人吃柿子,台灣人吃柚子。

那天,工會送每個員工一箱柚子,真正的麻豆文旦。結果我看到本部門某位年輕美眉拿著自己那箱要去跟人家換。對於她分到的那箱柚子,有甚麼不滿意的嗎?

太黃、太皺、太不好看。

她想要綠一點、大顆一點、整顆飽滿肥亮的。

後來看不下去,過去教導了一下從「清茂」老闆那邊學來的怎麼看柚子的技巧。要挑黃色的、表皮細滑一點,不要太粗、要挑已經「消水」看起來有點乾扁,但是重量還夠的。黃色皮的柚子比較成熟,肉瓣吃起來比較細嫩,也比較有柚香。綠色的柚子通常還沒有那麼熟透,不見得不甜,但是吃起來會很有「咬勁」。剛摘下來的柚子飽滿好看,但是不好吃。至少要放上兩個禮拜讓它「消水」,等到外皮的水分褪去,內層的果肉才會細緻好吃。重量要夠,因為要是太輕,代表這個柚子沒有水分,吃起來會乾乾的。

畢竟,那是是拿來吃的,不是拿來看的。

內在好吃比外表好看重要多了。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子。

根據家裏認識的麻豆當地的文旦種植者的說法,摘下來的文旦,有些據說可以保存到農曆十一二月,更重要的是,據說非常好吃。我以前曾經試過要如法炮製試試看,可惜失敗了。

今天下午閒來無事又去了「清茂」,季節更替了,以前每天都有六種的新鮮果汁也只剩下三種,可是有滿山滿谷的柚子。
From 柚子的季節

老闆從後頭拿出一顆大大的柚子來,說「這顆應該是子母柚」。

甚麼子母柚?

就是大柚子的裡面還有小柚子的柚子。

嗯,我長到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東西,馬上讓我聯想到小時候吃的雙黃滷蛋。以前有幾年的時間,我老媽每次滷蛋都一定要用有兩個蛋黃的雞蛋,客人每次來我們家吃飯挾到雙黃的滷蛋都如獲至寶,驚喜的不得了,殊不知那一整鍋裡面每一顆滷蛋都有兩個蛋黃。

我第二個聯想到的是.....怪醫秦博士旁邊那個小女生。@_@

好吧,我承認這個聯想的確有點破壞胃口。

老闆看我跟朋友兩個人都沒有見過,二話不說剝下去給我們看。哇,原來是長這個德性?

好大一個,可是吃起來....老實說,沒有特別好吃。因為這個大柚子的底部的外皮已經被那個繼續長大的小柚子撐裂開了,老闆說這樣子這顆柚子的循環就被破壞了,就算繼續放,也是不會「消水」的。

From 柚子的季節

照片上面這隻小蜜蜂,外來品種,柚子只要被這隻小蟲叮一下,一個禮拜內這個柚子就報銷爛掉了。而且不只是柚子,這種蜂胃口甚好,不管是柚子、西瓜...什麼都叮。他們不是吃,而是在水果上產卵,更可怕的是這種害蟲的生命週期居然是一個禮拜,所以要撲滅他們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就算成蟲殺光了,可是幾天後水果裡面的幼蟲又變成成蟲飛出來了。一下午就看到老闆忙著在那邊處理這些小蟲,還真的是挺累的。

其實,這也是我頗喜歡來「清茂」的原因,一方面老闆也頗為健談,正好很聊得起來,然後我也從這裡學到很多農產品的知識。另一方面,因為老闆自己很堅持,所以這裡賣的東西都頗有特色,而且品質都在水準之上。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這裡可以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農產品。

我知道,我知道,不用說出來。

我上輩子一定是那隻被好奇心殺死的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