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1日

[老頭胡言亂語] 對,我就是「台南人」,怎樣?(下)

最後,我要說一件別的事情。

9/28 那天我被朋友拉去西門町國賓看電影。「世貿中心」。

到的早了一些,所以先繞去「趙記山東饅頭店」買了可能是全台北最好吃的黑糖饅頭,然後去戲院附近找找有什麼可以吃的。

戲院前面有一條巷子,裡面有好幾家川菜館。正在那兒晃著,有位五六十歲的婦女正好走出來,用台語跟我招呼,「呷飽了沒?來吃飯哦~」

我還在猶豫「可是我只有一個人...不好點菜...」

「沒啦~我們有客飯,你只要點一個菜就有附贈湯跟白飯...」

想想也可以,於是我進去點了一個宮保雞丁。

除了我還有三桌,看來都是民國三十八年來台的老先生,其中一桌比較吸引我的目光,因為那桌五個人只有一位男客,是位大概已經八十又幾的老先生跟四位看來比他年輕了二三十歲、但是穿著又只有二三十歲的小姐們。:P

後來客人們陸續吃完離開,只剩下我跟最後一位老先生還在進食。

電視上不眠不休的放著倒扁相關的消息,我正看著。剛剛那可能是老闆娘的女士跟另一位正在結帳的客人閒聊,看來這裡都是常客。

「老闆娘,你們現在生意好不好做啊?」那個客人問。

「啊~不好做啦~~現在這區生意比以前差很多啦~~要是以前,現在巷子裡面每家餐廳都嘛是滿的~~時局太亂了啦~~~」

等到客人走了,老闆娘去收桌子,除了我以外最後一位客人的老先生突然說話了「沈睡便王歲~~」

老先生可能有輕微中風過,我是完全聽不懂,但是認識很久的老闆娘沒有這個問題。只聽到老闆娘用台語笑罵回去「死老猴~有嘴無心~陳水扁萬歲?你要說『我萬歲』啦~~」

老先生顯然興致頗高,又來了一次「沈睡便王歲~~」

「嘿無路用啦,你要說『我萬歲』啦~~」

我在旁邊,微笑的聽著他們對話,一邊想著在西門町活動的族群到底是哪些。這裡靠近萬華,所以原本的台籍同胞應該不少,可是又有以前的中華商場,所以三十八年渡海來台的同胞應該也不少。

如果沒有政客跟新聞媒體的刻意操弄、推波助瀾,我們現在的社會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我們可以有自己支持與相信的,但是也可以容許別人有不同的意見。而不是 如果不捐一百元,就代表什麼,不穿紅衣不靜坐,就代表什麼。「台南人」「台灣人」「浙江人」「倒扁」「挺扁」這些標籤到底有什麼用處?那些最先跳出來指責 別人操弄族群的人,通常也是自己最為在意族群的人。而真正生活在這裡的這些平民百姓們,他們早就已經跨過了這些標籤。

從我的父母親那代到我自己這代,我清楚的看到族群跨過鴻溝與融合的進步,只是,我也衷心的期待,祈禱在這塊島上的所有住民,都能夠更有自己的想法,不隨著媒體的糜糜之音起舞,不要只看到這些激情偏頗的報導而忘了我們已經走過的、我們所擁有的、我們可以做到的。

對於未來,永遠懷抱著希望,這是我要說的。那是潘朵拉災難的盒子中,眾神對人類最重要的賞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