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15日

[覓食台北] 沒有名字的蚵仔專賣店


來這裡的主要原因是為了清湯蚵仔麵線。自從「再成號」隨著老圓環消失之後,再也找不著像樣的清湯蚵仔麵線始終是許多台北人心頭的遺憾,某次意外的聽說這裡有南部作法的蚵仔麵線,所以特別過來試試。

這裡的蚵仔麵線也是南部的清湯作法,但是使用的是北部人較為習慣的紅麵線,而非「再成號」所使用的白麵線,也因此口感完全不同。不是那種綿滑柔順的料理,而是極為搭配此地周遭生態快速地、豪邁地、非常庶民的料理手法。因為是那樣子煮出來的大鍋高湯,上面不免有些浮沫,底下難免有些碎掉的蕃薯粉碎屑,湯面的油脂有時候也許多了些... 不過,與這裡的氣氛卻是非常的協調。

這家店在白天的南雅夜市裡面,不過不是「蚵仔之家」。自從上了社會版,「蚵仔之家」的品質就不行了。雖然網路上的指示寫的不明不白不清不處,不過靠著多年覓食的本能,居然被我找到了這家躲在巷子裡,不起眼卻人山人海的小店。

說它小店其實有點過份,它的面積其實不比某些有名氣的麵店小,但是生意之好、人潮之洶湧,倒是令我大開眼界。沒有先佔好位置,就不要去點菜,因為點了也沒有地方坐。所賣的東西頗為簡單,蚵仔麵、蚵仔米粉、蚵仔麵線、蚵仔冬粉、乾蚵仔... 一眼望去,跟蚵仔無關的只有兩項:乾麵跟乾韭菜。簡單的歸納,店裡面除了麵條麵線米粉冬粉這些外,只剩下兩種材料,第一個是作為全店主角的蚵仔,第二個則是一兼二顧又可以當香料又可以當青菜的韭菜。

真是非常實戰、非常正統的庶民小吃攤的備料法則。

這裡的標準點菜是:每人乾麵一碗,乾蚵仔一份。一眼望去,店裡每張桌面上都是一碗又一碗、一份又一份的乾蚵仔,若說「數大便是美」,這裡的蚵仔已經列隊到夠資格成為一種美了。

乾麵一碗才 NT20,附贈沒有蚵仔的蚵仔高湯一碗,麵條夠香 Q,雖然便宜,但味道不錯。敢吃辣的,請挖點桌上的豆瓣醬與辣椒粉攪拌成的特殊沾醬進去,味道會更好。

乾蚵仔一碗五十元,滿滿的都是蚵仔,新鮮、便宜、滿意。許多客人都會又加些醬油跟桌上的特殊沾醬,不過我個人不是很喜歡這種調味法,因為會把蚵仔的鮮味統統都壓掉,只剩下調味料的味道。不過如果不喜歡吃蚵仔,又要相信什麼蚵仔可以增進男性雄風的,倒是可以試試看也說不定。(不過老實說,沒必要搞得這麼辛苦,如果真的相信這套蚵仔可以壯陽的鬼話,建議你去吞鋅片就好了。)

第一次來的客人看到這裡處理蚵仔的氣魄可能都會目瞪口呆。強烈建議花個幾分鐘看一下他們的流程,尤其是漏杓的用法。生意太好,沒辦法太秀氣,整桶整桶的蚵仔用大漏杓用力舀起,甩個幾下直接丟進整臉盆的蕃薯粉裡面去,用力搖幾下讓蚵仔滾上一圈粉之後,又是整個漏杓的倒進大鍋熱滾中的熱水中,那鍋水就這樣子一直滾啊滾啊的,每天幾百斤的蚵仔的味道也溶到裡面,就變成了一鍋非常豪邁的蚵仔高湯。抓上一把九層塔,也不用什麼湯杓了,動作飛快地從大湯鍋中舀起一杓直接用漏杓瀝到大碗中,灑上一些鹽巴,就是一碗免費的清湯了。

如果特別的喜愛蚵仔,那麼應該要來試試看這裡便宜又新鮮的蚵仔,可以讓你大快朵頤。如果跟我一樣對蚵仔沒有特別的喜愛,那麼也該來試試,來這家滿山滿谷放眼所及都是蚵仔的無名小店吃過一次後,感覺上好像自己吃了幾十碗的蚵仔,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覺得自己應該不用再吃這東西。

這裡的主客群可能是附近的居民、市場的攤販,以及其他的勞動階級,營業時間從早上五點到下午一點而已,想要體驗庶民飲食的朋友可以早起過來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