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日

[覓食府城] 肉燥飯之旅 <1>




受人所託,要介紹幾家台南好吃的肉燥飯。

接到電話的時候我正在開車,當場就有點傻了。

說起來,這是個很有趣的情況。與台北的滷肉飯不同的,台南的肉燥飯一般說來都還有個固定的水準,很少遇到那種難吃的讓我印象深刻的。但是反過來說,我翻遍腦海卻一時間也想不出哪幾家肉燥飯是我特別印象深刻的。

那天晚上跟老媽提到這件事情,老媽問:「肉燥飯有啥難的嗎?不就是飯跟肉燥?」對啊,我也知道啊,可是我不能這樣子跟雜誌社說吧?打電話問了幾個朋友,沒有人有印象。隔天問我那也是嘴巴刁到不行的老哥,也是一片空白。加上我自己想了一晚,還是毫無所獲。

我得到的大部分答案是,「為什麼要特別吃肉燥飯啊?(疑惑的看著我...思索...然後....堅定的回答...)如果要特別吃肉燥飯,那我還不如去吃米糕。」

翻譯成白話文,結論就是:「在台南誰跟你吃肉燥飯啊?」

不,請不要誤會,這並不是台南的肉燥飯不好吃,只是又是一樁飲食習慣的重大差異罷了。

在台北,有不少店家的招牌上就是直接清楚明白的寫著xxx滷肉飯,比如說羅斯福路上的「金峰滷肉飯」、民族東路上的「丸林滷肉飯」、比如說「雙連街滷肉飯」。

在這些地方,滷肉飯是主食,我們去這家店裡的主要目的是要吃滷肉飯。我們的思考邏輯可能是,我今天想要吃滷肉飯,「龍鳳號」剛好順路,然後點個白菜魯或雞捲、燙個青菜、點個香菇肉羹,好,一餐搞定。去這種地方,滷肉飯的地位跟豬腳飯、排骨飯其實是類似的地位,是個主角,只是價錢較低罷了。

可是台南人提到要吃晚餐的時候,想到的思考路徑是:嗯,安平「周氏蝦捲」不錯,今天晚餐吃這個好了,正好「同記豆花」也很久沒吃了。然後到了那邊,光吃蝦捲是不可能吃的飽的,所以順便點個肉燥飯跟魚丸湯來墊墊肚子,吃完之後再去吃個豆花...

這個時候,肉燥飯只是一種拿來填飽肚子用的東西,它的地位跟魚丸湯、豆花、燙青菜比起來並沒有特別突出的地方。肉燥飯跟米糕相比之下,米糕是可以獨立成為主角的,我可能為了想要吃米糕而特別跑去榮盛、下大道、蔡家這幾家店點一個在糯米上淋上香噴噴的肉燥、灑上魚鬆、醃的酸酸甜甜的小黃瓜切片的米糕,但是很少台南人會特別為了想吃肉燥飯而跑去哪一家肉燥飯做的很好的店家。

其實,在台南我只看過兩家店的招牌上有特別提到肉燥飯這三個字,而且這兩家店其實也不是以他們的肉燥飯著稱。

所以可以想見,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搞的我有多頭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