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2日

[老頭書介] 《The Black Company》之北地三部曲 <2>

這是一系列劇情緊湊、節奏明快的小說,作者 Glen Cook 的個人風格十分的明確,《The Black Company》, 《Shadow Linger》, 《The White Rose》這三本通常也被稱為北地三部曲 (Books of the North)。

這是一套以傭兵為主角的小說,也是一套戰爭不斷的小說,然而,卻不是一套軍事小說。透過傭兵團的軍醫,同時也是團史紀錄者的 Croaker 的眼睛, 作者以行雲流水般的筆法,簡單明快卻緊湊的告訴我們一個黑暗的時代,透過充滿 Croaker 個人風格的譏諷式評語與獨白,我們看到了一群不同於英雄故事主 角的人物。

每個企業都會有自己的標語,比如說媚登峰的 Trust me, you can make it,比如說飛利浦的 We make things better。如果要找一句適合自己的標語,主角們所屬的黑色傭兵團應該是聖經上的這一句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 I shall fear no evil -- for I am the worst Son of Bitch in the valley!"

我們可以說這套小說是完全 anti-Hero 的。

這群人,沒有名字,沒有過去,只有一個外號。加入傭兵團之前是誰,作過什麼事情,有過什麼經驗與經歷....這些都不重要,也沒有人會問起。他們過 去可能是小偷、強盜、殺人犯、騙子....這些都不重要,會加入黑色傭兵團的唯一理由是,因為他們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其他地方可去。加入傭兵團之後,這 就是他們唯一的家,唯一的去處;身旁的戰友,是他們唯一的家人。

這樣子的一個團體,可以想見的十分地難纏與危險。

就如同作者在 Shadow Games 中藉著旁人之口所說的:四五百年來,黑色傭兵團在這個動盪的世界上經歷過無數的雇主、無數場的戰鬥殺戮而依然存在,即使沒有命運的惡搞,他們也已經夠難搞了。

"They as bad as he lets on?"

"Worse. Lots worse. You take all the legends you ever heard back home, and everything you heard tell around here, and anything you can imagine, and double it, and maybe you're getting close. They're mean and they're tough and they're good. And maybe the worst thing about them is that they're tricky like you can't imagine tricky. They've been around four, five hundred years, and no outfit lasts that long without being so damned nasty even the gods don't screw with them."

這些人不是沒有道德,但是他們的道德是向內的,是針對自己人的,不見得為世人所理解與接受的。一旦簽下了合約,不管如何不計任何代價都必須要達成,這樣子很好吧?但是同樣的,他們也會以這樣子的標準來要求雇主。

想想看,當你是那個雇主的時候你會覺得如何?

是的,他們的確是一把雙面的利刃。

所以,Croaker 與團中的法師 Silence 可以冒著生命危險讓 Raven 帶著 Darling 離開,而留下來的他們所要面對的卻是可以看穿任何秘密的當世最強的力量:the Lady,他們為了同袍毫不猶豫地這麼作了,即使那必須賭上自己的性命。但是,當 Raven 的存在被發現將危害到整個傭兵團的存續時,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在背後給他一刀。

這樣子危險的一群人卻被捲入了足以動盪世界的事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