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5日

[遊戲線上] 可遇不可求的 GM Event


縷縷的黑煙在炙熱無風的廢墟上緩緩的上升,大草原上到處佈滿著偵搜團四分五裂的屍體。完全沒有預料到敵人第一波的攻擊居然來自上方,就在半個鐘頭前,身為太陽帝國的眼睛、肩負搜索敵人位置數目與陣容的偵查部隊,居然在完全沒有來的及傳回任何情報的情況下被魔王軍的爆岩彈直接砲擊,全數陣亡......

然而現在,情況只有更加的緊急。

在海理西斯港(Port Hollysis),太陽帝國最重要的海路吞吐口,昔日繁華喧鬧的港口上到處都是折斷的兵器與慘不忍賭的屍體,滿載著黑暗矮人部隊的朦艟大船不斷的從濃霧的海面上出現,駐守海理西斯港的第三軍團已經全面潰散,無法再發動有組織的反攻,在港口的指揮中心遭到致命打擊之後,戰鬥已經變成逐屋逐街的慘烈巷戰了。而孤懸海外的精靈島上,整軍待發的精靈族援軍也遭受到不知從何而來的敵軍攻擊而被牽制住,魔王的別動部隊甚至捉住玩家的防衛疏忽而繞道攻擊音樂之都--達米亞城(City Damia)......

而號稱永遠的戰士之城--亞里斯(City Ares),雖然在高牆厚壁的支撐下三度擊退了入侵的敵軍,然而在短暫的撤退後再度集結的魔王第二軍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破了亞里斯城門,在廣場上建立了第一座的黑暗之塔(the Tower of Darkness),一隻隻僅剩下白色枯骨的骷髏龍藉著黑暗之塔所打開的通道,迫不亟待的張開死亡之翼從結界中蜂擁而出......而駐守魔法之都--依利凡亞城(City Eliphenya)的玩家第四軍已經悉數戰死,前去救援的玩家第二軍則與敵方的第一軍團在五芒星魔法陣上陷入了激烈的拉鋸戰......


絢爛,保證獨一無二的 GM Event

這就是1995年12月間發生於時空之門(Ages MUD) 的第三次大戰「復仇之戰」的真實場景。

MMORPG 或 MUD 中眾多玩家之間的互動是所有人公認與一般單機版 RPG 最大的不同。然而除了玩家與玩家之間、玩家與非玩家角色(NPC, Non-Player Character)之間的互動之外,還有著 GM (Game Master,也稱Dungeon Master,或 Immortal)與玩家之間的互動,這種互動由於無法預期又別出心裁,通常也是最能讓玩家津津樂道多年的話題。在一個虛擬世界中,最令人血脈沸騰的,應該就是有機會參與這樣子的大型事件吧。人們參與遊戲,為了從其中補償他們平淡而無趣的現實生活,然而,遊戲中的生活過久了,自然也會有另外一種的平淡出現。因此,擁有系統資源、負責開發、維護、增進玩家樂趣的這些 GM,也必須想出一些與平日不同的特殊活動,這些活動一般稱為 GM event。

這種由 GM 所引發的事件,有著各式各樣的面貌與動機。也許是在過端午節的時候出來發一個 500公斤的粽子、也許是在過元宵節的時候舉辦一場猜謎跑步比賽、也許是一個特殊的任務與謎題,也許就是像這樣子,一場足以改變整個遊戲歷史的激烈血戰。「時空之門」還曾經模仿日本的百貨公司促銷手法,在過舊曆年的時候,由 GM 出面把最近各大城市的盜賊 NPC 從玩家身上偷來的寶物一個一個放進皮革製背包裡面做成「福袋」,然後來拍賣叫價。每個福袋的內容物價值不等,但是保證一定超過 GM一開始所定的底價。於是,事情就很有趣了,玩家只能由底價來猜測裡面可能有哪些寶物,比如說底價 100枚金幣,那麼裡面有可能是一枝價值 180 枚金幣,人人夢寐以求的金鷹騎士長槍,或者市價 120 枚金幣的英格爾強盾,但是打開來一看,可能是價值 20 枚金幣的古鍺戒指七連發,最慘的是這戒指你手上還有好幾個存貨…那事情就很有趣了。於是驚叫聲、慘叫聲、羨慕的恭喜聲、不甘願的咒罵聲此起彼落,充分達到台上台下和樂融融的境界。

這種 GM 事件,事先也許有預告、也許沒有,由事件的影響大小與特性決定。套句青箭口香糖的廣告詞,「七片大包裝 加量不加價」,這些事件等於是 GM 們在自己平日繁忙的工作外,另外找時間做出來送給玩家的額外紅利,玩家來的及參加、剛好趕上,那是祖上積德天公保佑平日有燒好香;沒有趕上,除了扼腕嘆息撕髮裂衣搥胸頓足以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而這些 GM event 的調性與特色,都是由這個 MMORPG 或 MUD 本身的路線決定。

舉例來說,有些 MUD 所強調的是角色扮演,也就是所謂的 RP MUD (Role-Playing MUD),它們的活動就會比較有所不同。有的人也許會訝異,「不是這些通通都是角色扮演遊戲嗎?為什麼還要強調角色扮演?」其實這其中還是有很大的差異的。一個真正的角色扮演MUD,玩家間的對話是完全不准許談到真實世界中的事件的(例如911事件、偷拍光碟事件…),當其他玩家問到「妳住在哪裡?」,正確的回答是「我住在肯特城西南方一天路程的一個無名小村莊」,而非「我住在新莊化成路」、或「我來自紐約」。像這種類型的 MUD,即使是 GM 所舉辦的事件也不能和真實世界有所關連,所以,GM 可以在遊戲世界中的新年舉辦一個狂歡三天三夜的慶典,但是不可以在真實世界的中秋節發月餅。

然而大部分的 MMORPG 並沒有這麼嚴格的限制,並竟這是一種商業行為,重點在於吸引更多的消費者,不是愛好會的同樂活動。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像「無盡的任務」這樣子的大型線上角色扮演遊戲,會在聖誕節有聖誕老人出現,會在萬聖節時有慶祝活動。

無人可以預料的 GM event

GM event 最大的樂趣就是完全的無法預期。它不像是一個固定式的任務,可以靠著嘗試錯誤法一遍又一遍的找出最佳路徑,只要找出固定的解法,玩家們便可以無限次的重複著這個任務。在事件進行的短短時間中,玩家與負責的 GM 們都承受著極大的壓力。玩家們竭盡心力的希望能夠解除所有惱人的謎題、闖過一切 GM 所設下陷阱、突破所有的難關,而GM們則是必須排除萬難,讓整個事件的運作非常的平順,讓玩家們有所挑戰,但是又不至於完全無解。由於這種事件必須要保持最高機密,事先只能由幾個GM私底下偷偷的測試,根本無法大規模、大張旗鼓的來實驗。以「時空之門」的經驗來說,每次大戰動輒近兩百名玩家同時參戰,系統是否能負擔、程式是否有 bug、流程是否有瑕疵,完全沒有人有辦法事先預測。

而天秤的兩端要如何的平衡,是 GM event 中最大的難題。

GM 要讓玩家全滅屍骨無存灰飛煙滅死無葬身之處,非常的簡單。要讓玩家一路勢如破竹、砍瓜切菜,也非常容易。但是要怎麼樣在每次參與人數跟素質都不同的事件中,測試出這次玩家們的極限、並且激發出玩家們更高的潛能,這就需要極為老練的 GM 才有辦法做到。如前面所提的,會影響到事件結果的原因實在太多了,而且對玩家與 GM 來說,真的是無法預期。比如說,原先信誓旦旦一定會到場的某軍團司令居然沒來,結果群龍無首…或參戰人數過多,造成系統延遲…

「時空之門」多年的歷史上也不是每次的 GM event 都能圓滿落幕。其中不乏天秤整個傾斜掉,甚至是天秤整根斷掉的慘劇:如謎題過於複雜,玩家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想出對策,結果兩邊就一直在那邊亂戰…怪物太強太多,結果玩家被砍的七零八落…雙方都過度動員,兩邊打到正火熱的時候系統不堪摧殘整個當掉…

其中最有趣的一個例子就是上面所提到的「復仇之戰」。

在原先 GM 的設定中,每個發動侵攻的魔軍軍團中,除了軍團長、一堆雜魚廢柴之外,還有一頭特定的、帶頭的骷髏龍。如果守城的玩家軍被魔王軍攻入了定點,那麼被用來召喚出骷髏龍群的「黑暗之塔」便會被建立起來。而每過一段時間「黑暗之塔」就會召喚出更多的普通的骷髏龍。要摧毀黑暗之塔,唯一的辦法是找出那隻帶頭的骷髏龍,並拿到它身上的黑暗聖符,然後組成特攻隊殺入「黑暗之塔」,清光所有守護著的魔物,將聖符嵌入塔頂部的神壇凹槽內。當玩家完成之後「黑暗之塔」將會開始崩解,會有新的魔物衝進來保護神壇,而攻入的敢死隊必須在整座塔崩解前逃離,否則下場就是與塔同亡。

聽起來似乎挺有趣的,好像也不會很難。

實際執行起來可就不是這樣子了,四座「黑暗之塔」各有各的黑暗聖符,拿錯了形狀不對還嵌不進去那個凹槽。玩家們到了中期之後才發現他們面對的是源源不絕的敵人,好不容易想出原因,勉強抽出了一隻兵力攻入其中一個「黑暗之塔」,殺到了頂樓才發現拿的居然是錯誤的聖符…
那次的大戰最後因為怪物太多,機器無法負荷而以系統 crash 為收場。

很完美的設定,但是很悲情的結束。人生。

然而,誰也拿不準幸運女神的微笑會轉向誰,即使是遊戲世界中萬能的 GM 也並非真的全知全能。玩家的表現有時會完全超乎 GM 的預料,寫下交雜著英雄、經典、華麗、與悲壯地足以傳頌後世的史詩般歷史。


瘋神歐文受到了邪神莎貝斯的刺激而瘋性大發,決意要殺光所有世界上罪惡的生物。主神希爾與魔王撒旦在另外一個時間與空間中激烈交戰,無暇他顧,其他的神祉雖然反對歐文的做法,卻又不願與其正面衝突,只能隱身於幕後來暗助人類。而莎貝斯的黑暗勢力,則在一旁虎視眈眈…

透過旅者之神但丁的警告傳訊,人類的最大根據地-太陽帝國開始瘋狂的動員起來,準備迎接著來自天堂與地獄的雙重打擊。眾神們各自開啟了封印的神器,讓有著足夠膽識、閱歷、能力,足以通過眾神設下的考驗的人們用來對抗瘋神的怒焰。神與魔都不足以信賴,最終,可以仰賴的還是只有自己…

命運之日終於來臨了。

撲天捲地襲來的不再是長相猙獰的魔物,而是背生四翼、身披白袍、面容姣好的天使們。然而,對人們來說,絕對的善良與絕對的罪惡所帶來的,一樣是絕對的毀滅…



這是發生在 1998 年,在時空之門的歷史上被稱為「瘋神之怒」的第五次大戰續戰篇。

GM Owen 是這次事件的主要設計者。在過去的大戰歷史上,戰士之城亞理斯與魔法之都依利凡亞城由於地處要衝,都是兵家必爭之地,也是戰況最為激烈的地點。所以當 GM 發出這次大戰的預告故事後,在戰前防禦會議上玩家們便把最有經驗的玩家公會與老玩家們都集結於這兩個城池,並由再第五次大戰中表現最為出色,公認最強的玩家軍團「888」作為機動打擊部隊,以便就近支援這幾個城市。而音樂之都-達米亞位置偏遠,過去也不曾是魔軍攻擊的主力,所以指派新近才成立、相較之下較沒有經驗的玩家公會「靈界」駐守。

然而,無人知道的是,達米亞城才是 Owen 真正的目標。

攻擊其他城市的軍隊都只是佯攻與牽制之用。在大戰結束後與玩家一起討論的檢討會上,「總兵力的70%是放在攻擊達米亞上面」,GM Owen 這樣子承認。當其他城池的防禦部隊正興高采烈的慶祝擊退第一、第二波入侵敵軍時,卻傳來達米亞城陷入苦戰的消息。大戰總司令 HNE 下令機動部隊「888」前去支援,本以為投入這支老兵可以快速結束那邊的戰鬥,沒想到號稱最強的「888」軍團這一去卻是如同石沉大海。

隨著時間的延長,玩家們慢慢地發現自己的預計錯誤。「要不要徵調防守其他城市的軍團前去支援?」這個問題考驗著總司令 HNE,也考驗著各軍團的司令。「這會不會是 GM 的誘敵之計?」各個軍團司令都在思索著。沒有人願意見到音樂之都陷落,但是也沒有人願意自己的防區被突破,這是一個最痛苦的兩難問題。而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達米亞即將陷落的情勢已經越來越明顯。好幾個軍團司令忍不住請纓前去支援達米亞,然而都被總司令所否決。

最後,HNE 終於下了一個痛苦的命令「棄守達米亞!」達米亞城的陷落已是必成之勢,在那裡繼續犧牲已經沒有意義,不如保全剩下的兵力來增援其他的地方。

然而,對於防守達米亞的「靈界」玩家來說,這是他們的城市、他們被賦予的責任、他們的母親、也是他們的愛子。即使所有人都放棄了這裡,他們也不願意放棄。無須溝通、不需指揮,他們無畏生死地撲向一波一波由空而降的天使軍。原先已經撤出達米亞城的「888」軍團,看到「靈界」不肯撤離,不約而同地轉身又投入了血腥的殺戮戰場。

於是,從達米亞城那原本是白色,現在已經是滿是黑色血漬的城門開始,到遍佈屍體殘肢的噴水池廣場,再到神像被推倒折斷,一片斷壁殘垣的神殿大廳,到處都是不肯放棄希望的戰鬥場面。武器斷了就赤手空拳、空手不夠就用牙齒、法力用完了就讓怪物打死、死了之後立刻復活衝回去繼續戰鬥,沒有人願意拋棄自己仍然苦戰中的隊友,即使是戰況已經完全的不利…

事實證明,即使是微小的精神力量,當它一點一滴的聚集起來涓沛成流之後,是可以改變整個世界的。

玩家們最後還是擊退了入侵達米亞的天使軍,雖然過久過激的戰火還是使得它成為了一座廢墟。但這次的戰役使得所有時空之門的玩家們、包含所有隱身幕後的 GM 們,見識到人類意志力的可怕,以及人類無法預估的潛能。

「希望」,永遠是人類手中最強的武器。

這個 GM 事件結束後,有幾件事情影響了日後幾百年的歷史。音樂之都整個成為廢墟,原先城內的樂師要不被殺、要不四散到整個佛斯弗德大陸,玩吟遊詩人(Bard)系的玩家們從此必須四處去尋找可以教導他們更上一層技能的導師,這個情況一直持續到在遊戲世界中的數百年後,新達米亞城被重建才有所改變。為了紀念「靈界」與其他馳援達米亞城人員的犧牲奉獻,也為了紀念這個扭轉乾坤的事件,GM 們在達米亞城立了一座碑,這也是第一次有玩家組織的貢獻正式的被記錄入遊戲的正式歷史中,更是一次成功無暇的 GM vs. Player 的互動。

「時空之門」並不是台灣第一個有大戰的 MUD,但是卻可以說是台灣的 MUD 中最豪華奢侈的一個。台灣最早有 GM event的MUD是當年位於交通大學的「風之傳說 Legends of Wind」。有趣的是,雖然事隔多年,引發台灣 MUD 上第一次 GM 事件「冥駕城攻防戰」的是哪個 GM,仍是台灣 MUD 史上的一個謎。 

然而這種只會發生一次的 GM 事件到了「時空之門」之後,被發揮的更為淋漓盡致。每次的大戰都有其完整的背景與劇情。每次的大戰都有其不同的特色與結束方法,完全沒有重複。GM 們會為了提供給每一個玩家全新的感受而在戰前幾個月就開始撰寫全新的區域、全新的非玩家生物、任務、與劇情故事。而所求的,不過只是一種壓倒性的優異、與致命的吸引力。

戰前各種引人入勝的鋪陳,包括由 GM 所親筆撰寫的故事作為暗示與提示,玩家自發性的戰略討論、兵棋推演與演習......在這種 GM event中所遭遇到的敵人也絕對不是一般固定式的非玩家生物,配合上 GM 的帶領,這些敵人會互相幫助、懂得攻擊對手最脆弱的一環、知道戰略、懂得隊形、知道何時該撤退、何時該進攻,這些奸險狡詐的對手的強度,即使是最老練大膽的冒險者也要為之膽寒。

在一場艱苦慘烈的血戰之後,不論結果如何,玩家所撰寫的戰記是對於那些拋頭顱灑熱血的英魂們最好的藉慰,也是沒能趕上時代浪濤的玩家們憑弔前代英雄們碧血丹心,殘殘老兵緬懷舊日豪情萬丈的最佳憑藉。

這種可以讓玩家有機會改寫整個世界歷史,甚至將自己的名字留在歷史上的 GM event,它的發生次數不需要多,但是一次有著完美規劃的 GM event 絕對可以令有幸參與的人盪氣迴腸,回味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