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5日

[遊戲線上] 虛擬世界、真實感情──網路遊戲中的愛恨情仇(3)


在一片茂密的森林當中,只有些許微弱的光線自樹頂枝幹及葉片間的縫隙灑下。這些樹木都十分巨大,至少有千年以上的樹齡,四周各種奇特的鳥獸鳴叫聲,不絕於耳。走在夢幻森林中,處處傳來陣陣的綠草淡香,緊繃了一天的精神終於可以得到紓解。

一塊雕工精緻的黑曜石碑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著,石碑的後面,一條緊容一人通行的通道直通地下。

猶疑著,JFS 步入了通道。自從 Cinicn 過世之後,JFS 還是第一次回到精靈島。

「你來了,我的愛人……」一個悅耳的聲音在黑曜石墓穴中悠悠地響起,一股溫柔的氣息,彷彿情人的雙唇輕輕的圍繞著 JFS 的四周。

一陣霧氣湧上了眼框。是水氣嗎?那麼,鼻頭酸酸的感覺又是什麼?
該死,已經三十幾歲的人啊,居然會這樣的情緒澎湃不能自己。

「謝謝你們……謝謝你們……謝謝……」

在書房內的電腦前,JFS 不斷地對著眼前的螢幕說著,而晶瑩的淚滴,不知何時已經濺濕了鍵盤。




那年,1995年,「時空之門」經歷了一場世界的毀滅與重建。在那炎熱的天氣裡,JFS 在蒼蒼鬱鬱的黑森林遇見了一個自稱為Cincin的女孩,看著她可愛的模樣,JFS 笑了,彎下腰吻了她的小手。於是,兩人便這樣子的認識了。

慢慢地,JFS 發現自己落入了情網。Cincin 是個極為特殊的女孩,一個極端的和平主義者,對於世界抱持著極度正面的看法,每一件事情都看到它美好的一面,這是 JFS 很少在其他女孩子身上看到的。而 JFS 的溫柔體貼和照顧,也著實填滿了 Cincin 的心靈。

對於感情,Cincin 始終是專一而不輕易付出的,但是一旦決定了,那洶湧澎湃的的熱情便跟黃河氾濫一樣,無可遏抑。Cincin 眼中看到的,始終只有 JFS 一個人,他的好、他的溫柔、他的體貼。

也許,是因為在這世界的時間不多,所以她特別能體會到人世間的美好。不只是我們肉體所居住的真實世界,更包含了我們精神所處的無限可能的虛擬世界。

在我們的世界中,這兩個人可能是很難湊在一起的,一個正要邁入三十歲的關卡,一個才剛離開十幾歲的青澀年華;一個正要為自己將來的人生與事業衝刺,一個卻必須與末期的癌症奮鬥。

然而,在精神與靈魂的世界中,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多年以後,已經邁入中年的 JFS 早已記不起 Cincin 所患的是什麼樣的癌症,但是兩人之間一點一滴所共同擁有的瑣碎小事,卻是歷歷如新。一句輕柔的話語,一朵剛摘下的小花,一個心有靈犀的親吻,那些甜蜜的小小回憶,始終在JFS 沮喪、氣餒時,給他適時的勇氣。

然而,兩人始終沒有見過面。

這是 Cincin 的堅持。也許,我們必須承認這才是最好的做法吧?愛情,是不需要有太多外在因素的,剝去了年齡、外表、學歷、家境、經濟條件等等別人加諸於我們的外衣,兩個靈魂才得以看見真正的彼此。

也許,這才是真正夢幻中的愛情。

也許,這才是每個人渴望已久的真情。

Cincin 過世之後,JFS 遵照她的遺言,讓她留在生前最喜歡的地方──「時空之門」的精靈島。不是人世間的任何地方,而是她心目中真正的天堂,那個不會被病痛、憂傷、疲累所襲擊的夢土,只要有足夠的想像力,任何人都可以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角色的地方。

罕見的,所有的系統管理者史無前例地一致同意了。在「時空之門」的歷史上,能夠讓 Area Design team、Code team、Lawman team 三組不同執掌的人員同時無異議通過的事件寥寥可數,這是其中最為特殊的一件。

素來極少發言的系統管理者 Joshua 做了公開的宣告:「在 Cincin 的墓穴動武者,死!」那個地方後來成為了 JFS 最常去冥思的地方,除了玩家所控制的角色以外,沒有任何的生物可以進入、沒有人可以在那裡攻擊其他人、沒有一個犯罪的人可以進入。

那是一個見證純粹愛情的聖地。

那裡也成了後代的玩家們常去膜拜的地方之一。新進的玩家在老玩家的口耳相傳中,傳述著這段天人永隔的真實愛情故事。不是在咖啡廳裡、不是在聯誼中、不是在舞會上,而是在病床上與書桌前,用著一條細細的網路線,將不同的靈魂串連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