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5日

[閱讀筆記] 我們都需要 a rearguard action


He poured again and said, "You're going to get more than you bargained for if you keep trying to do something for those kids.” 
"They need a friend in the grown-up world, Dean. They need to see there's somebody decent out there, that the world isn't all shadow-eat-shadow and the prizes go to the guys who're the hardest and nastiest.” 
He faked surprise. "It isn't that way?” 
"Not yet. Not completely. A few of us are trying to fight a rearguard action by doing a good deed here and there.”



Garrett Files 系列小說中,第三集《Cold Copper Tears》裡面的這段對話,最近常常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那天,在樂生療養院的守夜裡,正好遇到了瓦礫。他當然不認識我,大概也是非常驚訝會有這樣子一個已經進入中年的上班族願意在下班之後來這裡守著撐著,問了我為什麼會來報名守夜。

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因為我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是這個故事。



Maya,十八歲,是一個在人人都只顧著自己的墮落之都中的某不良少女幫派的大姐頭。她們裡面的大多數人都有著嚴重的心理創傷,而且終其一生都無法從那傷口中復原。她們逃離家庭、寧願流落街頭、無法與社會和諧相處,對於這個成年人所組成的混亂社會抱持著一種反抗、蔑視、不信任的敵視態度。

Garrett 初次遇到 Maya 的時候,她還只有九歲。她的酒鬼父親在酒吧裡向 Garrett  提議,只要給他幾分錢買醉,就可以一起「分享」他的女兒。而 Garrett 則以打斷提議者的幾根骨頭,作為誠摯的拒絕。

多年過去了,某次  Garrett 邀請仍然流浪街頭的 Maya 到家裏吃飯。他那七十多歲的老管家 Dean 說,「如果你一直試著去幫助那些孩子,你會遇上比你想到的多上數倍的麻煩的。」

「  Dean,她們需要一個成人世界裡面的朋友。她們需要看到那裡還有些正直的人。他們需要知道,這個世界並不全然是黑暗吞噬黑暗、邪惡吞噬邪惡,最惡劣最暴力污穢的人獨佔所有的好處。」

「不是一直都這樣子的嗎?」Dean 假裝很驚訝。

「還沒有,還沒有完全是。至少,我們中的一些人還努力的在這裡那裡奮戰著。」




我們可能為生活而忙忙碌碌汲汲營營,我們可能為了三餐而昏頭轉向,但我們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穿著銀色鎧甲騎著白馬的  White Knight。他的長槍可能已經折斷、盾牌處處傷痕、鎧甲也佈滿凹痕不再雪亮,然而他仍然有為所愛的人做最後一次衝鋒的能力。

只是我們願不願意讓他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