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3日

[老頭胡言亂語] 人權立國的神話



起初他們把魔掌伸向共產黨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
接著他們把魔掌伸向社會主義者與貿易公會,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屬於兩者;
接著他們把魔掌伸向猶太人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他們把魔掌伸向了我,這時,已經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 Martin Niemoller



我要說的是,我覺得很慶幸,樂生的這個事件,雖然社會上冷漠以對,但是還沒有像「告訴星巴克:請善待衣索比亞農夫」這活動那樣子。幸好這裡的讀者都很克制,如果像是 Jas9 那邊那種自以為優越的匿名留言,我絕對會暴走。

看到那些冷漠的、面對別人的苦痛卻毫無感覺的、躲在網路後面、連個 ID 都不敢留下來的匿名留言,我就會想到 Martin Niemoller的這段話。

今天國家機器可以冷酷的對待你的鄰居,明天就可以更加冷酷的處理你。當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時候,告訴別人「重大建設必有犧牲」、「要以大局為重」、告訴別人要「犧牲小你、完成大我」... 這些都很簡單,反正別人的孩子死不完。可是如果當冷酷的權力機器轟隆轟隆的開到你家門口的時候,我希望你也可以同樣念著這幾句話從容就義。

我並不是一個喜歡凡事主張「人權」的人。因為那太模糊,太籠統,也很容易太高調。可是我發現最近幾天,每看到那四個特定字眼,我就會想要對著它吐口水。

樂生影展時我跟另外兩個朋友到場,我們三個對於如何幫助樂生保留,有著完全不同的切入點。念藝術的朋友,他主張從院民的人權開始。念政治的朋友,他主張對新莊市民訴求保留樂生院,你們可以獲得多少利益開始。而我,主張從法律、從古蹟保護法開始。

因為只有站在法律上,每個人才能夠真正同一標準的對話。

可惜的是,我忽略了我們面對的是權勢者,是大眾媒體。我們在的地方,是個雖然不願意承認中國血統,但是處處都可以聞到中國五千年獨特的醬缸文化惡臭味的地方。

所以,法律也可以因人而異。一個人在 7-11 靜坐絕食,為甚麼警察要去騷擾他?為甚麼要阻止他?你要告訴我人民沒有減肥的自由嗎?為甚麼需要出動一百個人來抓走他

在旁邊拿著相機攝影的人,違反了哪一條法律,為甚麼警察也要把他們「統統抓起來」?

學生違反集遊法,又是哪一條法律說可以把他們抓起來丟到十幾公里之外的山區?那下次要不要把這些人抓去基隆港「放生」,跟二二八的時候一樣?

「人權立國」?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