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7日

[剔牙集] 牛肉湯中的相對論

「一分鐘是長還是短,那得看你是在廁所外面還是裡面。」

---- 莫非定律



所謂的「慢食」,慢的是甚麼呢?

時間嗎?不,不是。

人們常以為時間是最不變、最永恆的單位。其實不是。

真正決定時間快慢與否的,不是石英振盪器、不是擺錘、自然也不是水滴或日晷。

而是人心。


台南的牛肉湯是一種很標準的、講究「快」的食物。

從屠宰開始,每個過程都是一場與滴答秒針的競賽。牛肉富含鐵質,一切開見風便開始氧化,原先的鮮甜滋味也就開始流失。幾個鐘頭後還沒有賣掉的牛肉,只能變 成炒牛肉,卻再也沒有機會成為饕家喜愛的牛肉湯。在意店譽口碑的商家,寧願提早打烊,也不願意自砸招牌。比如說夏林路上的某店家,一天固定只進三條肉,賣 完即收,早上五點開張,九點左右到灘上,運氣好的,可以遇到最後幾碗,運氣更好的,則有機會見到清洗乾淨的地板砧板,還有「明日請早」。

吾友某次跟老闆娘抱怨,她滿懷歉意、非常真誠地回答:「真正是失禮啦,可是哦~~這種生意很難做啦~~有時候哦~~賣到十點都還沒有賣完咧~~」

你看看你看看,早上十點『還』沒有打烊,已經開始抱怨生意難做了。

可是台南的牛肉湯,也是一種很標準的「慢」的食物。

只有擁有悠閒舒適心情的人,才有辦法享受到其中的美味。也只有擁有慢條斯理心境的人,才能好好的享用這碗簡單的料理。從開始到結束,所有的緊鑼密鼓緊抓節 奏,都是為了讓客人可以品嚐到美味的巔峰。要說「速食」,牛肉湯可能是比麥香堡更加快速的食物,然而,它卻也是一種最講究慢食的食物。

一個急著要在八點鐘前刷卡上班的人,是不可能點一碗牛肉湯當早餐的,即使它的出菜速度比麥當勞還快上2 分 30 秒。因為你沒有那個餘裕、也沒有那個心情去品味。

愛因斯坦是這樣子這樣解釋相對論的:「和一個絕色美女面對面坐兩小時,你會覺得只有兩分鐘,叫你在熱爐子上坐二分鐘,你會覺得那是兩個小時。」

慢食與速食的差異,不在中菜或西菜、不在於上菜的速度、不在於吃一頓飯的時間、也不在於時鐘的長針迴轉了幾圈,或幾分之一圈。在於我們內心的節奏。快與慢、煩心與享受,無關時間,而在心態。當 進食並不只是為了填飽肚子,而是為了享受活著的美好與愉悅、為了感謝這塊生養我們的土地,我們就已經掌握了人生的節奏。享受生活不是只有西裝畢挺地在玻 璃、不鏽鋼與冷氣構築的空間中喝咖啡一種方式、也不一定要在悠揚的小提琴悠揚的樂音與燭光中用餐,當然也不見得要用兩萬五千元的紅酒來燉牛肉。也許只是一 席汗衫短褲拖鞋,在車來人往的街頭與南台灣早晨的曦光中品嚐一碗即時、鮮嫩、清甜的牛肉湯。

在一粒沙中見世界,不需要懂得艱深的量子力學,在一碗簡簡單單鮮甜美味的牛肉湯中,即使平凡如我們,也可以體驗到世界運行的真理。


延伸閱讀:[覓食府城] 台南的牛肉湯
延伸閱讀:[剔牙集] 府城人的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