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30日

[剔牙集] 我所認識的老闆們 -- 安平永泰興蜜餞


在台南,有很多開店營生的老闆是只賣一味的,比如說祭祀武廟前的清蒸肉圓,每天只做固定的量,賣完即收。

這種老闆有原則、有堅持,也是比較幸福的老闆。

有另外一種老闆,雖然也有原則有堅持,但卻沒有辦法這麼率性。生意很好,每天看到那麼多的客人就覺得心煩,東西種類不只一種,雖然一堆東西都已經銷售一 空,但總是還有一些其他的,客人也是繼續進來,想要拉下鐵門卻沒有辦法,於是只能跑給客人追,這種老闆,我們姑且稱之為「比較不幸的老闆」。

安平「永泰興」蜜餞的老闆娘就是後面這種。

永泰興成立迄今已超過115 年,絕對是台南老字號中的一等一交椅,蜜餞口味眾多老少咸宜,也因此成了台南最具盛名的名產之一。

這家店有甚麼特色呢?

招牌老、價錢硬、包裝非常有特色、只此一家別無分號、每到週休二日,窄窄的狹長店面常常擠滿了人潮。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特色,生意越好,老闆娘臉越臭。

雖然跟老闆娘算是有些交情,不忙時也可以聊幾句,不過那絕對不是因為我是大主顧,也不是因為我鶴髮童顏長得特別可愛,而是因為我長眼。在人潮擁擠的例假日,排隊、結帳、閃人,快速離開,絕對不要去跟老闆娘閒扯淡。

幾年前有次也是人不算少的假日,老闆娘嘟噥著跟我抱怨「前幾天那個OOXX電視台又打電話來說要來採訪,被我拒絕了,現在已經作都做不完了,再來報導那還得了??」

它的生意好,好到甚麼地步呢?

有次要出國出差,想買蜜餞作伴手禮宣揚國威,不得以在禮拜六下午到延平街,結果在永泰興前面一點的地方遇到人潮回堵。本來以為發生了啥重大事件,一瞧,居 然是一條長龍從永泰興店裡排到延平街上阻礙了其他人的交通。好,這也就算了,本來以為這些都是要排隊擠進去買蜜餞的,結果再多看一眼,才發現這居然是已經 挑好蜜餞等著要結帳的人龍...

有一次,也是要買蜜餞送人,又不想在白天跟人家擠,特別挑了打烊前半個鐘頭的晚上九點鐘過去,很得意的想說這時候外地來的觀光客應該都走了,可以順便跟老 闆娘哈拉兩句,沒想到店裡居然還有一堆客人。跟老闆娘打了個招呼,挑了東西結了帳,馬上被老闆娘一臉歉意的請出去,「歹勢啦~~實在是太累了,怕等下又有 客人跑進來~~」我一邊表示瞭解,一邊回頭打開摩托車龍頭鎖,再一轉頭,嚇!!!三片鐵門已經全部拉下,燈光全部打暗,關店躲避客人動作之迅速確實,簡直可以成為國軍的示範楷模。幸好那次不是農曆七月,要不然我可能會以為遇見了甚麼靈異事件。

隨著觀光客的大量湧入,這裡的販售方式也隨著轉變。以前可以試吃,挑好了才請工作人員幫忙秤重打包。現在則是許多已事先裝好一小袋一小袋的各種口味蜜餞, 每包均一售價 50 元。第二種則是購買已裝好的禮盒,這種禮盒包裝的非常的....「復古」。抱歉,我真的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詞。禮盒共分大中小三種尺寸,分別是 150、200、250。裡面則是五顏六色的裝了八到十幾種各式口味的蜜餞,看起來十分熱鬧。對於想要自己嚐鮮或送禮的朋友,除非已經知道對方特別喜愛哪 種口味,要不然我會建議買這種禮盒。而且要買最小的,售價不會太高,種類繁多、送禮出手好看又有特色。

不過,千萬不要跟老闆娘提到想跟她要紙盒。那個看起來「慫」到爆的紅色紙盒是人工手糊的,一個要價 30 元,不要沒事自己找釘子碰。

當然,這家店也是有著許多爭議的店。

除了很多人抱怨老闆娘臉色臭服務態度不好以外,另外一個常常聽到的耳語是,因為生意太好供不應求,「永泰興」的蜜餞已經不是自己做的。有幾個住在延平街附近的朋友都說過,看過從外面運蜜餞進來的車子。

以我的看法,這個問題其實不那麼重要。那間老房子就那麼小,你該不會硬性規定它一定要在那個屋頂下作才可以稱為「永泰興」蜜餞吧?周式蝦卷現在還不是有個 工廠在別的地方生產,你總不會因為他不在油鍋旁邊包就說他不可以叫做周式蝦卷?Toshiba 的電視雖然是大同代工生產的,可是只要品質符合 Toshiba的檢驗認證,還是一樣掛上東芝的品牌阿。產品最重要的是品質,不是它在哪個門牌號碼後面做的。

有個記者朋友問過我「他的東西比人家貴,服務比人家差,東西沒有比人家好,你為甚麼還是買它的?」

而我的答案也很簡單。「一、因為我自己不太吃蜜餞,所以我不知道別家有沒有比它好比它便宜。二、因為我買來都是送人,所以當然要挑最有名氣、最具有代表性的當地特產與領導品牌。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以前那裡只有一家賣蜜餞的,名字就叫做『永泰興』,等到安平變成了觀光地區,延平街上一夜間冒出了三四家也是『百年老店』的蜜餞行,你叫我怎麼買的下去?

說個笑話,以前那裡其實頗安靜,巷道窄窄的、彎彎曲曲的、是個標準的老住宅區,比較有人氣的只有這家蜜餞行,所以其實蠻好認的。

剛剛開始工作的某年,有次要買蜜餞請同事吃,摩托車騎到拓寬後的延平街,當場傻在那裡。石板路的兩邊都冒出了「百年老店」,有一家兼賣其他童玩是我確定可以刪去的,一家號稱用中藥作成的,應該也不是。可是這樣子還剩下兩家,店名有點類似、還排在一起,到底哪家才對?

那個時候還沒有手機這種東西,自然也沒有無線網路以及其他先進的科技玩具。於是,我只好又騎了二三十分鐘的車子回家問我老哥。下場當然是被嘲笑了一頓,答案是「在『永豐餘』老家旁邊的那家。」然後,我再騎個二三十分鐘回安平買蜜餞。

好處是,在那之後我就絕對不會認錯店了。

以我這種延平街尚未拓寬前就在那邊鬼混的客人來說,當然是會有今非昔比的感慨,以前的服務好多了、以前可以悠閒地挑選、可以跟老闆娘閒話家常、還可以試吃喜歡了再買... 不過以老闆娘來說,應該也有很多的苦水與感慨。

也許,這就是人生吧。

延伸閱讀: [剔牙集] 我所認識的老闆們 -- 台北阿正廚坊
延伸閱讀: [剔牙集] 我所認識的老闆們 -- 台南連得堂煎餅
延伸閱讀: [剔牙集] 我所認識的老闆們 -- 台南復興深海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