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9日

[老頭胡言亂語] 淒涼襲來

最近聽了一狗票的台語歌曲。

有以前的,有比較最近的,有曾經主流的,有非常非主流的,有流行過大紅過的,有從來就不曾獲得大眾的注意的。有的描寫每日的生活、有的描寫男女情愛、有的描寫分離思念之苦、有的訴說一個小人物的悲歡故事。

共同的特點是,這些都不是浮淺表面實則蒼白的廉價感情。

每天聽,時時聽,頗有些感觸。對土地的,對人群的。

可惜的是,看了看我 ICQ/MSN/Google Talk 的 contact list,發現居然沒有甚麼可以對談的對象。

因為是本土的、因為是情感的、不是科學的、因為是被認為粗俗廉價的、因為是雄性動物在社會上的壓抑與壓力...

剎那間,頗有點悲淒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