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4日

[磕牙閒話] 時價的代價


那天去吃「第一壽司」的時候,朋友Z帶了老婆過來。兩個人一邊嘰嘰喳喳的對話,一邊就座,一邊跟其他的朋友打招呼。

等到菜上來了,朋友的老婆突然想到甚麼般地問他老公:「ㄟ,剛剛我們有點菜嗎?」

另外一個朋友替他老公回答:「你們兩個剛剛忙著說話的時候他已經點完了。」一邊用手指著我。

這時候我只好說話了,「ㄟ,我因為擔心怕像上次那次慘痛的經驗,所以我直接點了。」

「甚麼慘痛的經驗?」朋友的老婆似乎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也許是她忘了,也許她老公完全沒有提過那件事情,不管如何,我只好再稍微暗示一下。

「妳忘記了?上次我們三個人去妳家那邊吃『平野家』?」

看到其他人詢問的眼光,我只好把整個事情再重複一次。

有次朋友Z跟我說他們家附近有家日本料理價錢不高,品質也還 ok,所以找我去一起去吃吃看。後來我果然找了個時間過去了,發現是在公館一家賣漫畫的「綠林寮」的樓上,算是有點隱蔽,環境也 ok,價錢還真的是不高,每份套餐大約在一百之間。我們三人各點了一個套餐餐之後,服務生又很熱心的推薦那天的「奶油螃蟹」,朋友的老婆那天可能正好想吃 點不一樣的,於是點了一隻。我通常不在不熟的店裡點蝦蟹類,一方面是怕東西不夠新鮮、一方面又怕夠新鮮的不夠便宜。不過朋友的太座大人龍心大悅,那當然一 切奉旨處理。

過了一陣子,一隻不到我的手掌手指加起來大小的三目蟳用洋蔥與青蔥烤好端了上來。對於一個回家時可能會發現客廳有一大簍二十幾隻來自東石漁港的處女蟳紅蟳的人來說,這隻螃蟹小了一些,所以我只挑了比較小的一塊來試試,味道頗為一般。

吃飽後,朋友的老婆因為要趕稿子,所以先行離去。我跟朋友又聊了一下,決定去看看他剛裝潢好的新家,於是朋友先去結帳,我先去上個洗手間,走到櫃台時,發現朋友的臉色有點異樣。

「多少錢?」

一千二。

這下換我揚起眉毛了「那隻螃蟹?」

「應該是。」

我沒有再說啥,掏出 400 元拿給了他,正好看到他手上帳單的細目上寫著「奶油螃蟹 -- 720」。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這個事件告訴我們,下次少點菜單上寫著『時價』的東西。」


於是,當然,這次我不會讓她有機會再犯同樣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