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1日

[傳統小吃] 講究養生的 -- 御品緣豆花





最近著實吃了不少豆花。

當然,豆花買了更多。還曾經有兩天買了 17 杯豆花我卻連一口也沒有吃到的慘劇發生。

這裡面包括北忠街的無名豆花、赤崁樓前的豆花、南門路上御品緣的豆花,還有北門路青年路口的豆花。

老實說,北門路上這家移動推車還真的是裡面最差的一家 (對不起啦,fansss: P),不管是在口感還是在香氣上面都不甚佳,甚至吃到嘴巴裡還有機會會有顆粒狀口感的東西。那天買了兩杯回家,一杯給我老媽,一杯給我兒子。我兒子很高興的吃了三四口,然後就坐在那邊跟那杯豆花大眼瞪小眼,然後告訴我他吃不下了,隔天拿了他吃剩的豆花吃了兩口,我必須承認... 我也吃不下了。

這小鬼,哪裡是吃不下,根本就是覺得不好吃所以不想吃!!

理所當然的,順便被我老媽唸了一下。

赤崁樓前的這位阿伯的豆花頗為有趣,份量十足,糖水奇甜,如果先吃了他的豆花兩口,隨後其他家的豆花味道都會被蓋掉了。:P 他的豆花一入口,馬上可以勾起小時後吃豆花的回憶,也是很傳統的味道,但是卻和其他家同樣傳統做法的豆花截然不同。不曉得是不是番薯粉的比例不同造成的差異?



御品緣的豆花是這幾家裡面份量最少的。他的豆花質地細緻,香氣也不錯,可惜的是覺得比起北忠街那家來說,水似乎比例略高了些,這個特性在喝過他們的豆漿之後更加確定。不過御品緣主打健康路線,強調所使用的都是非基因改造的有機黃豆,反正這年頭不管啥東西只要是掛上了organic 一定就要貴上一節,既然進貨成本高,售價又相同,水分多一點這點也就不忍苛責了。

講到養生、健康,當然免不了的一定要有黑豆花跟黑豆漿。據說,黑豆含有植物性雌激素,可以顧腎、明目、黑髮,還能消脂。反正在現在這個時代,「養生」不過是另外一種頭銜的宗教,信者恆信,大家吃的高興吃的安心最重要。

比較有趣的是這裡也有賣許多奇奇怪怪的豆花,比如說巧克力豆花。這種豆花是除非有其他環境因素影響,否則我不太會去吃的。原因無他,不管是三色豆花裡面的哪一種,要可以作出三色豆花的唯一方法就是要添加洋菜粉。然後就會出現一種口感有點像豆腐、又有點像是洋菜,香氣與味道又特別淡的東西。要吃這種玩意兒,我還寧願直接去吃「菜燕」,至少還可以確定沒有吃下一堆人工合成品。

所以在這裡的招牌上看到巧克力豆花的確是令我非常意外的,一家強調使用有機黃豆的豆花店居然會賣巧克力豆花?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老闆娘,請問你那個巧克力豆花是...」

老闆娘回頭看了一眼牆上掛的木牌「哦,我們的跟人家的不太一樣...」

「ㄟ?」

「我們的巧克力是另外加上去的,用巧克力醬...」

「ㄟ?!!」

這真是太神奇了,傑克。我又看了一次牆壁上琳瑯滿目的豆花,終於頓悟了。如果點巧克力豆花,那就是正統的白豆花再淋上美國進口的巧克力醬,如果點了烏梅豆花,那就是白豆花外加烏梅汁,薑汁豆花、芋頭豆花等等當然也是以此類推。

這倒也是個變通的方法,同時可以兼顧口味與健康。怎麼我以前都沒有想到?一直到這時候我才想起以前也聽過有人點豆花卻不要糖水,要老闆加上豆漿來取代的。這樣子的豆味應該會更加濃郁吧?



這裡的豆花其實品質算是不錯的,如果要說有啥意見,大概就是他挖豆花的方式。我還是比較喜歡以往老式的用個平鏟的那種裝豆花方法,每次都以趨近水平的方式薄取一層,然後放到碗裏薄薄一層一層慢慢地往上疊,最後才舀上一匙糖水。這種裝法,糖水正好可以順著每層豆花之間的間隙佈滿整碗,一湯匙舀起來,豆花與糖水的比例正是恰好,糖與黃豆的香氣交互重疊在一起。

可惜的是現在賣豆花的人都懶,直接一次挖上厚厚的一份給你,反正真才實料,重量份量都沒少,至於口感啥的那是你家的事,我省事就好。也難怪三不五時會看到有人拿到豆花的第一件事情是把它整碗攪碎,雖然免了一口咬下只吃到豆花或糖水兩者之一的困擾,但是這樣子整碗糊糊的賣相奇差,吃起來難道不覺得噁心嗎? :P

據說它的熱豆花風味跟銷路都更好,秋風起,正是吃熱豆花的時節,應該找個時間去試試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