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23日

[覓食府城] 神秘的雙包案 -- 義豐冬瓜茶


如果是台南人,說到冬瓜茶,想到的第一個念頭應該就是這家。即使不是台南人,只要在台南待過一陣子,也都會知道這家名列「最著名台南小吃」多年的義豐冬瓜茶。

其實我小時後最痛恨的一種東西叫做冬瓜糖,最討厭的一種飲料叫做冬瓜茶。小時候一直沒有辦法理解的是,那種甜的可以膩死人,除了甜甜甜以外沒有任何其他味道的點心或飲料,到底有什麼好喝的。

這種看法一直到了我喝過了義豐的冬瓜茶之後終於有了改變。

很多新聞稿提到義豐,都會說到他到現在還是使用大木桶慢慢熬煮冬瓜糖水,直到水份蒸乾變成冬瓜糖。不過大部分沒有提到的是,傳統的做法,從挑冬瓜、切冬瓜、切成冬瓜條,然後把冬瓜條浸在石灰裡殺茵一天,第二天再用大量的清水沖洗、熬煮,到了第三天才是上糖,用柴火和傳統木桶熬煮,這樣子一個流程需要三天的時間。製作過程的繁複,保留了真正冬瓜茶的香氣。

是的,冬瓜茶是有香氣的。不是只有甜味而已。

雖然是已經傳承到第四代的百年老店,但「不只是堅持傳統」才是義豐最令我讚賞的地方。在台南,百年老店有啥好希罕的?延平街上的永泰興、青年路上的萬川,隨隨便便到處都可以找到超過百年的歷史身影。堅持傳統是件難能可貴的美德,然而在堅持之外,還能帶入新的想法,走出新的路子,這就更是不容易了。

冬瓜茶不只是可以有傳統的喝法,還可以加入波霸變成冬瓜波霸、加上林鳳營鮮奶變成冬瓜牛奶、變成金桔冬瓜、檸檬冬瓜、蒟蒻冬瓜...它的波霸作的很 Q,生意很好,常常早早就賣完了,是少數我那挑嘴老哥會要我去買的冷飲。他的冬瓜牛奶我喝過一次,到是中規中矩,完全沒有想像中冬瓜茶加上牛奶這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之後應該出現的怪味。

不過這樣子有名氣又堅持傳統的店,卻是在今年農曆年時硬是讓我跌了一個跟斗。

朋友從台北帶著老婆小孩來台南度假兩天,身為地主的我自然要盡盡地主之誼帶著四處吃四處走。一天下午帶著他們到了赤崁樓一帶,赤崁樓人太多,不想進去,所以帶他們去參觀大天后宮、祭祀武廟,買了幾乎失傳的傳統甜點「椪糖」與「畫糖」給兩個小鬼開心,剛剛才吃飽,自然武廟肉圓、東巧鴨肉羹、石精臼小吃、福泰飯桌等等通通卻下,只準備買一人一杯義豐冬瓜茶給朋友們試試。

去永福路本店買過的人大概都知道,只要是假日,想要喝到一杯甜美甘醇的冬瓜茶是一定要排隊的,春冬之際也就算了,要是夏秋之間,沒有拿著陽傘在那邊排隊覺對會讓人有B.B.Q的感覺。我們正在排隊的時候,有個約莫二三十歲的女生跑來對正在統計數量與種類的我們說「隔壁也是一樣的,不需要排隊」。

我往左邊看去,一家看來幾乎完全一樣的店面,只不過真的是沒有人排隊。由於中國人這種仿冒的事件層出不窮,以前也遇過不少次,所以我還特別擠到最前面,問那個正在舀冬瓜茶裝杯算錢的年輕人:「隔壁跟你們是一樣的嗎?」

那個小夥子點點頭,回答「對。」

又多看了一眼,兩家店面的後面看來是相連通的沒有錯,所以我們就很高興的跑到隔壁買了八杯冬瓜飲品。

入口的第一個反應:「今天的比較淡。」那種感覺就好像是高湯已經快賣完了,但是客人又一直上門,所以老闆娘趕快倒兩桶開水進去高湯桶煮出來的那種湯頭。

外地來的朋友自然是沒有感覺,他們覺得還好,可是另外兩個喝過義豐的台南人,一個說「今天的變難喝了」,一個說「我們是不是買錯家了?」越是喝越是覺得原來該有的冬瓜香氣變的很淡,越想越是不對,橫過馬路跑到對街轉過頭來一看...Bingo!!

右邊一家的招牌叫做「義豐冬瓜」,左邊的招牌看來也差不多但是叫做「義豐茶飲阿川冬瓜茶」,兩邊的Logo也有一些差異,更重要的,兩家的外送電話是不同的,所以很明顯的,這是獨立的兩家店。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那個店員會告訴我他們兩家是相同的?

隔天早上,趁著朋友還在吃早餐的時候,我又殺到了義豐在青年路的分店去買了兩杯冬瓜茶給他們在車上喝,只為了避免讓人家以為台南最有名的冬瓜茶只不過爾爾。

我想來想去,最想相信的理由是「那個店員被隔壁的收買了!!!」

要不然我還能說啥?

延伸閱讀:[覓食府城] 義豐冬瓜茶 -- 冬瓜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