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23日

[覓食府城] 義豐冬瓜茶 -- 冬瓜露



其實我對於義豐冬瓜茶被併吞的這個傳言是很介意的,所以禮拜六早上閑閑沒事幹的時候又晃了過去。

早上 8:40 左右吧,門口已經有兩個人在那邊東張西望了,其中一位是個歐巴桑,正從店裡面走出來。她剛剛進去,老闆說冬瓜露要 11 點才開始賣,叫她去別的地方逛一逛 10 點再過來。

反正我也不是去買那玩意兒的,沒差。冬瓜露這種東西好則好矣,煮出來的冬瓜茶要濃要淡都可以自己調整,只不過想到要喝之前還要先燒一大鍋的開水把它溶化,放涼,冷藏,冰箱還要有那麼多的空間可以收藏...光想到就累,還是去買現成的回來喝就好了。

去逛了一下隔壁阿川的看板,謎題揭曉,這家店的老闆叫做林 X 川,本來是作印刷業的,正是義豐冬瓜茶林嵩山老先生七個兒子中最小的小兒子。好吧,看來也算是正統,所以之前那個店員說的也不能算錯,只是我還是搞不懂為啥兩家味道會有差異。

正在那裡東晃晃西晃晃的時候,看到一個老人家從裡面走了出來,看了一下年紀,應該是林老先生(後來果然是,今年 85 歲高齡)。隔了沒多久,看到老先生推著一台手推車回來,上面放著六個大冬瓜。看老先生那個腰都不太直的起來的模樣,再看到那幾個每個都有 30 斤左右的大冬瓜,實在是有點看不下去,忍不住就自己過去幫忙作點苦力,一幫忙,就幫到了九點多。問老先生說這麼粗重的工作怎麼沒有叫個年輕人來幫忙,他說這個工作環境高溫溼熱,沒有年輕人願意作,後來忍不住又說了一次,他說現在年輕人都遲到晚起到,現在還在睡覺呢...好吧,這話倒是一點也沒有錯。在老先生開始動工的時候跟他哈拉起來,老人家其實也頗健談,從他年輕時候為了不被拉去當軍夫,假裝留學跑去日本打工開始講,然後跑去當貨船船員,然後船又被美軍擊沉,回台灣之後跑去開消防車...果然是頗多采多姿的人生。

冬瓜露為什麼要 11 點才能開始賣?不是老闆耍帥,因為光是加熱就要煮上兩個鐘頭,把冬瓜條跟糖放在大果理不停的繳動,直到水分全部脫乾底部有點焦為止。然後放置冷卻一個鐘頭,秤重分裝也差不多要一個鐘頭,所以大概要早上 11 點左右才有辦法開始販賣。這還是只有煮冬瓜的時間,不包括老先生要先把冬瓜去皮、然後把一個個大於一公尺的冬瓜切成一條條像麥當勞薯條般只有5mm X 5mm寬度的冬瓜條的時間。

老闆行雲流水般的刀工,果然是數十年功力累積而成的,要是我們一般人去切那 200 斤的冬瓜,大概還沒有切完太陽就下山了吧。

不過,不用說 11 點,大概 9:30 之後就開始出現人龍了,以前我一直以為這些人排隊買冬瓜茶的,現在才知道原來是來買冬瓜露的。老先生一天能作的產能就是 200 斤,一袋一斤裝,每個人限買五斤,所以最多也只有 40 個人可以買到。有人就問了,以前似乎不只40個人?老闆回答,因為以前一個人可以買三斤,所以號碼牌就比較多囉。想了一想,我問說那為什麼不規定三斤就好,這樣子可以讓比較多的人快樂不是嗎?老闆回答,有些從外地來的人覺得一次只買三斤不夠啊...

好吧,要讓每個人都快樂果然是很難的一件事情。

跟老闆哈拉了很久之後,我問說隔壁這家幹嘛還要另外取個名稱,直接叫做義豐不就好了?老闆說「嬰仔多,以後會有問題啦...小孩子想要有自己的店號啦」,也對,以後老先生要是不在了,的確可能會有糾紛。我提到上次帶朋友來時的經驗,老闆馬上說「對,這家的味道比較淡」,顯然他也是知道的。不過老闆當然也是替自己的骨肉解釋,「啊這裡是觀光地區啦,很多外地來的,太厚的喝不習慣啦...」,這樣子說我是沒有意見啦,可是... 那冬瓜茶的香氣也會跟著變淡變薄啊?

好吧,都說這是賣給觀光客喝的了。台南在地人要喝,請到住家附近的義豐冬瓜茶買,反正都是林老先生的親戚,青年路那家是二兒子,安平那家是老先生妹妹的兒子,東門路那家是...反正不用到這裡來湊熱鬧就是了。



混了很久,本來是沒有打算買冬瓜露的,可是看到後面那一條越來越長的人龍,又看了看手錶,都已經凹了這麼久了,那麼就繼續凹吧。

於是,我拿到的是編號第一號的號碼牌。:P

這種從頭到尾純手工製造的正統冬瓜露一斤多少錢?本來以為一定很貴的,沒想到只需要40元。一斤冬瓜露加上 10 倍 (6000 CC) 的水燒開,沸騰兩三分鐘後放涼,那就是香傳府城百年的正統風味。裡面沒有色素,也沒有香料,只有老人家的青春與堅持。



延伸閱讀:[覓食府城] 神秘的雙包案 -- 義豐冬瓜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