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9日

[老頭胡言亂語] 2.5 ppm 的聰明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那個「十翹通了九竅」的歇後語?

正確答案叫做「一竅不通」。



台灣目前所需要的,不是一點點的運氣,而是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保佑。

我完全同意 豬小草How 所說的,這個事件正好指出了我們對於自己所吃進去的東西的忽視與無知。誰不知道一分錢一分貨? 可是在大賣場琳琅滿目的架子前猶豫的時候,有多少人最後會轉向那個價格最為便宜的商品?

很多,尤其是在這個景氣不好,媒體大肆宣導 M 型社會來臨,你很貧窮,你很可憐的時代。尤其是在這個一堆人自認為是「消失的中產階級」的時候。

我懶得去罵宅男總統,不是因為我喜歡他,而是因為誰拉的屎就找誰算帳。就算走了一個貪財的,來了一個害命的,那也是台灣民眾自己選擇的,願賭服輸,沒啥好囉唆的。對於馬先生,我真正的抱怨就是他如果這麼喜歡當宅男,那應該早點明說,我們還有機會去選林志玲小姐出來當總統,就算要宅,至少也宅的賞心悅目氣質出眾上鏡頭些。

要罵,當然是要罵那個搞出 2.499 ppm 合格的衛生署長。

身為一個整天跟數據打交道的人員,我完全理解所謂的儀器的底限。不管是 RoHS 、REACH 還是哪種安規標準,不管是德國萊茵還是哪家實驗室所提出的分析報告,通常都是寫著 Not Detected。

不是保證絕對沒有,而是我的儀器偵測不出來。

只要我誠實進行實驗,你可以質疑我的機器不夠新不夠貴不夠好,但是你不能質疑我的數據。Not Detected 就是 Not Detected。

從一個工程人員跟科學研究的角度,我完全理解前衛生署長所說的。

問題是,你他媽的做事情最好是可以這樣子給我搞。

Spec is spec。這老兄到底懂不懂?

我遇過一個案子,某世界級筆記型大廠規定他的某零件必須可以經過一千萬次的 life test,日夜不停的進行實驗,這個試驗作完大約還得要花上一個月。結果要死不死,敝公司某個新開的零件在五百萬次的測試之後掛了,經過一次的修模之後改良品還是沒有通過,而案子即將進入量產階段,已經沒有時間了。

於是,我們公司決定一方面依照電腦模擬的結果緊急開新模具,一方面派出高層主管直接飛到對方總部去道歉致意,同時對客人提出緊急對策。

一看到那份對策的 Proposal,我心裡大概就有個底,十之八九對方一定會接受。

怎麼說?

我們先回到原點,為什麼要做一千萬次的實驗?

因為那是客戶所預期的一台筆記型電腦必須要可以撐過五年的使用週期。因為他們預估在這個五年的週期大約會有一千萬次的使用,所以這個產品必須要通過這麼多次的實驗。

在那份緊急應變計畫裡面詳細的註明了許多的 hard data,有些是我也沒有看過的。比如說根據我們內部最機密的實測資料,多少次的 life test 就已經等於重症使用者實際使用了四五年,更何況會買那台電腦的人絕對不會是重症使用者,所以事實上,我們的產品其實已經符合了更重要的,滿足了客戶所希望的五年生命週期的要求,即使他還沒有通過一千萬次。

然而,在那份報告中我看到了最漂亮的一句話。報告中說,Spec is spec,我們了解一千萬次的實驗要求已經 over spec,但是我們也了解 Spec 只有往上越來越嚴格,沒有往下的道理,所以我們為了不影響客戶的案子進度,懇請對方暫時先使用這個保證可以撐過五年的產品A,同時間我們會開發另外一款保證可以達到一千萬次試驗規格的產品A+,在這個中途如果有任何因為使用產品A而產生的問題與損失,敝公司則負起一切的賠償責任。

四平八穩、面面俱到。有提供了裏子、有給了面子。

除非是有啥宿怨故意要惡搞,否則實在是找不出啥理由來拒絕這份提案。

反觀我們這次的 2.5 ppm 事件,我實在無法想像有啥理由可以突然地降低一個國家的衛生標準。當然,如果是某個行政特區的地方官員因為受到上級指示,為了飯碗而必須要突然降低標準,我深表體會與同情,但還是無法接受。

回到原點,為甚麼國家的衛生主管單位必須要發佈所謂的食品衛生標準?

為了保障國民的身體健康。

如果衛生署可以仿造上面提到的例子,針對全體國民提出一份嚴謹的企劃案,裡面已經包含了嚴謹的實驗數據,比如說以一個產品(在這裡,也就是一個國民),每天使用(吃下) 2.5 ppm 的三氯氰氨,不僅不會減低產品的生命週期(就隨便抓個七十年吧),還可以增進產品效能(每天早五千晚五千之類的...)那麼我等無知的愚民應該可以相信這個塑化原料可能對人體無害。

一個可以當到台大醫學院醫院院長的人,他的聰明才智絕對是在我等凡夫俗子之上的,但是究竟是什麼原因,可以讓他做出一個 2.5ppm 的聰明決定?

有時候去想想,就會覺得人生還頗有趣的。




延伸閱讀:[老頭胡言亂語] 2.5 ppm 的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