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8日

[老頭胡言亂語] 2.5 PPM 的愚蠢



人類愚蠢的潛力真的是令人嘆為觀止。

而且這種愚蠢隨著官階位階的越來越高,也會有隨著越來越嚴重的傾向。

那天,在台中高鐵站看到一系列的告示牌,覺得有趣,隨手拍了下來。沒想到隨後卻發現,這件事情一點都不有趣,因為我在四處不同的地方都看到類似的牌子,台北,板橋,台南,餐廳,豆花店,麵包店,冷飲店,咖啡廳,早餐店......

這代表著什麼?


這代表這個拿人體當作塑化廢料處理廠的事件正在形成一場全面性的恐慌。

而我們偉大的政府做出的裁決卻是,2.5 ppm 以上才叫做不合格。

我懶得去指出這個說法有多愚蠢,我只舉個簡單的例子。

今天衛生署長可以在全國電視機觀眾的面前把一段人類的大便,或者是白色吉娃娃的,或者是非洲象的,或者是四川熊貓的,隨便他高興拿哪種嗯嗯,溶在五十公升的礦泉水裡面,攪拌均勻,然後對著全國同胞宣示「我保證這些礦泉水是通過大腸菌檢驗合格,對人體無害的」。

我願意相信那五十公升的礦泉水對人體無害,我預期那也應該驗不出超過國家標準的大腸生菌,但是你願不願意把它喝下去?

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就算衛生署長願意把那五十公升的糞便礦泉水一飲而盡,我也絕對不願意把那玩意兒弄進我的消化道。我可以,也願意為了這麼實事求是,這麼講究科學驗證,這麼賣命捍衛政策的技術官僚鼓掌叫好,但是不要指望我會去做一樣愚蠢的事情。

更何況那還不是人體裡面本來就可能有的大腸生菌,而是塑化材料。我的腸胃結構還沒有進化成塑膠成型射出機,等哪一天我的消化道已經進化到了那種程度,我也許會考慮去找個300公克的透明ABS來試試看。

昨天,到台南某著名的飲料店去買早餐,第一眼望見的就是那個大大的聲明版,上面詳細說明了他們所使用的材料來自哪個廠商,還有經由哪個實驗室驗證通過。我笑笑的和店員閒聊了幾句這個事件,談到了到處都看到這樣子的牌子,然後那個有點小小交情的店員幽幽的補了一句,

「雖然通過政府測試,但是(這個公告)效果也愈來越低了...」

是啊,當民眾已經無法確信他喝下去的到底是水,或者是有著 2.499ppm 的糞水,或者甚至是塑膠材料,你要他怎麼辦? 這一切都得歸功於我們那個標準可以隨時放寬的,超級有彈性的,跟香港特首一樣大有為的政府。

天佑台灣,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