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3日

[閱讀筆記] 《終極饗宴》-50位世界名廚的最後晚餐


「假如你明天就要死了,不限產地來源,也不管它來自於你一生中的哪個階段,你想吃的最後一道菜會是什麼?你在世上的最後一餐要吃什麼?」

這真是個好問題。可以看到許多人生剪影的深邃問題。

而且說真的,這比那種啥「今生必吃八大美食」之類的題目好太多了。



在《My Last Supper: 50 Great Chefs and Their Final Meals / Portraits, Interviews, and Recipes》這書裡,我們可以看到那些在廚房裡面如同暴君、有著絕對控制慾與焦慮症的大廚師們在人生的最後一餐想要吃的是什麼。

很有趣的是,在這個重要的關頭,絕大多數被安東尼‧波登稱為「不論你是何方神聖、不論你多有錢,你吃得都不會比大多數的大廚好」的名廚想要吃得東西都很樸實無華。材料也許不差,但絕對不是那種必須上山下海窮盡人力才能找到的罕見之物。過程鐵定嚴謹依舊,但大多不是那種必須繁複烹煮才能上桌的料理。

滾滾紅塵的最後一刻,這些大廚所選擇的都是回到情感原點的反璞歸真之作。

BBC明星大廚潔米‧奧力佛想吃的是三種辣椒混合的辣醬義大利麵,冰的透徹的家常自製的米飯布丁跟烤的有點焦的熱桃子。擁有許多嚇人頭銜的安東尼‧波登想吃的是烤牛髓骨、酸豆沙拉、幾片烤過的棍子麵包片,撒點上好的海鹽。有位三星廚師想要吃的是「一片烤過的鄉村麵包、一點橄欖油、現削的黑松露片、海鹽和黑胡椒」。另一個電視名廚想吃的是「炙烤鯖魚配蒜辣青花菜」。

日本名廚松久信幸想要吃的是每樣兩個的握壽司,依序是白鮭、鮪魚、騑魚、赤貝、海膽和星鰻,最後來一條小黃瓜卷。英國女主廚想吃的是英式烤肉午餐,內容物只是烤牛肉跟兩種馬鈴薯。

某位女主廚的選擇更是對以上這些大廚的選擇做了一個很好的註解「假如我那時身體健康,而且知道自己即將不久於人世,那麼我會想吃些對我有情感性意義的熟習食物,從中尋求安寧與撫慰。」

從龍蝦鮑魚魚翅到猴腦象鼻熊掌駝峰,人們所追求的到底是食物本身的味道,還是這些罕見食物所代表的身份與地位?當我們的一生走到最後,千帆過盡之後,那些身份排場頭銜都不再重要,食物終於可以回歸它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任務:慰藉人心。

其實,書裡面還問了一個更重要的問題,「一起用餐的有哪些人?」

這問題的答案非常一致,也非常簡單。「我的親朋好友」是個共通的答案。

應驗了我常說的一句話,跟誰吃飯永遠比「去哪裡吃飯」或「吃什麼飯」還要重要。

這種書很好看,因為可以看到許多人的人生哲學。接受這種訪問很可怕,因為自己的深度內涵與別人擺在一起,無處可逃地被一覽無遺。在這本翻譯書裡面最令人擊節讚賞的一段話,卻是在卷尾倒數第兩頁阿基師所說的那句「如果當人生走到盡頭,還想吃美食,代表心中還有未滿足的慾念。」

真好的回答,可是感覺上好像狠狠地打了他上面回答的那個名主廚一巴掌。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