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0日

[閱讀筆記] 「痛苦的菁英」與「快樂的阿Q」

前幾日與一個老朋友有場意外的辯論。雖然隨後因我有事必須外出而草草結束,但是我心裡仍有著一股火焰,在悶悶地燃燒著。

事情的起因是天下雜誌的這篇報導《下流社會—中產階級蒸發了》。

簡單的說法是,這篇文章我看到一半就暴走了,於是跟轉這個網址過來的朋友爆發了一場脫離了主題的爭論。說起來似乎很簡單,但後來仔細想想,其實是由一些非常複雜的理由所組成的。

認真歸納起來有幾個原因。首先,我個人有很明顯的反媒體、反威權、反菁英的傾向。其次,我相信有所謂的「社會的集體催眠」,所以我認為所有的大眾媒體在這方面要特別小心。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堅持「不要把掌握自己幸福的因素交給別人」。

天下雜誌一貫的菁英心態與筆法、由上往下指導式的口吻、看似關懷卻無法令人感受到溫暖的論點,這些都是令我痛惡它的原因。天下雜誌有過許多眼光獨到的主題與論點文章,但是很可惜的,這篇最後仍然是堆屁話。

首先,這篇文章看起來似乎在關懷我們的社會上中產階級流失,人民徬徨無依、生活痛苦指數升高等等的問題。然而第一個問題是,這篇文章裡面所定義的「中產階級」到底是誰?是怎樣的中產階級?是月入二三十萬的國營企業總經理,還是必須靠著死薪水養活一家大小的底層公務人員?

為甚麼我會說「天下」始終不脫那種金字塔頂端的死菁英假關懷心態??

文章一開始就舉這種年收入近兩百萬的社會菁英買不起台北市大安區一坪五十萬,總價兩千萬的老公寓這種例子是怎樣?老實說,我實在搞不清楚作者想要表達甚 麼?「這麼菁英族群的人都買不起他們想要的房子而感受到沮喪、痛苦、失望,所以你們這些年薪不到兩百萬的雜魚們,應該更要感覺到你們的無力、可憐、可悲、 無知、無能與失落感」??是這樣子的嗎?

舉個別的例子好了,卡奴可不可憐??卡奴該不該救??

支持反對都有,雙方也都可以舉出不計其數支持自己論點的例子。不過最近看到一段頗有趣的文字,「... 在電視新聞中泣訴的卡奴楊小姐,臉上掛著上萬元的古馳鏡框、手上拎著比我一個月薪水還高貴的 LV 提包,口口聲聲她活不下去、看不到明天,要求銀行寬貸、政策救命。」這樣子懂得享受人生的卡奴,需要我們的救援嗎?

為甚麼一定要上某一間的小學?為甚麼要為了上那間小學而一定要買大安區的房子?為甚麼要因為你想要買大安區的房子,然後開始懷疑「我還是中產階級嗎?這個 社會還有中產階級嗎?」一開始的思考邏輯就已經有問題了,居然沒有人去質疑它?這個跟什麼用品都要用 GUCCI、CHANNEL、LV 等名牌,然後哭訴說自己活不下去的人哪裡不一樣?

可能是行業別的關係,也可能是人面不夠廣,所以我認識的中產階級都比較遜,都不敢指望要買一坪五十萬的房子。

好吧,我所認識的中產階級都不認為買得起一坪五十萬的房子的人叫做中產階級。

不過,可能天下雜誌認識的中產階級都比較有錢也說不定。

其次,所謂的「社會的集體催眠」。

我們應該都聽過,每天早上起來對著鏡子裡面的自己說「你可以做到」「你是全天下最帥的男人」之類的狗屎,然後一段時間下來,因為你相信自己做得到,你自然 而然的散發出一種吸引人的自信氛圍。同樣的道理,每天覺得自己很不幸、很衰、什麼事情都做不成,一定會有不好的事情掉到自己頭上,然後這些事情就會被你的 負面想法慢慢的吸引過來。

其實不是壞事都被吸引過來,而是因為你自己都相信了會很不幸,所以一切的事情都只會往悲觀的方面去看去想,所以你只會看到自己不幸的那一面,然後就會相信自己真的是個不幸的塞郎,然後就會更加的不幸。

同樣的道理,如果你所閱讀的、所接觸的、所聽到的,每個人都告訴你這個社會沒救了、這個國家沒救了、這個世界沒救了,不管你作了多少事情、付出多少努力、 我們所生存的環境還是一樣的糟糕,那麼到了最後,不管你一開始是多麼樂觀向上的人,你還是會被影響而成為一個悲觀抑鬱的人。

而這個,就是我們現在所有的主流媒體很努力在告訴我們的。

恕我直言,我看完天下這篇報導的感想是,「浪費時間去看這些狗屎,還不如去看世界展望會的會訊還比較實際一點」。人,無法永遠一直獲得他所想要的。人,無 法滿足他自己所有的慾望。這些人生哲學的廢話真理,我們不懂嗎?我們現在的政局混亂、政府無能、人民生活困頓、許多的卡奴極需要救助,有的是經濟上真的無 以維生,有的是心理上沉痾難醫。這些社會問題,我們是瞎子看不出來嗎?

請問,這篇文章有針對目前的問題提出甚麼解答嗎?有甚麼幫助嗎?有甚麼功用嗎?

沒有,統統沒有。

說實在話,要寫那種到了最後啥結論也沒有的文章我也很會寫。應該也不會寫的比這篇差。

問題是,那又怎樣?

最後一點,幸福是甚麼?

是因為你可以住的起大安區一坪五十萬的三十年老公寓?還是因為你的家庭生活健康美滿?是因為你的小孩上了一間你覺得不錯的小學,而且名列前茅讓你覺得很有 面子?還是因為他是個心地善良有禮貌的好孩子而且你們互動良好?你喜歡她,是因為帶她出去路上都有人會對你投以羨慕的眼光吹口哨?還是因為你真的喜歡她這 個人?把自己快樂的因素放在別人身上,本來就註定要失望。

決定你幸福與否的,不是外在的條件,而是內心的想法。

每個月寄到手上那薄薄的世界展望會月刊,每個月花個五分鐘隨便翻一翻,裡面的內容看不到 1/10,可是每個月看的時候我會想到甚麼?我會想到自己很幸運,我不是921 受災戶、不是南亞海嘯受災戶、房子雖然是租來的,可是至少不是組合屋、雖然我吃不起A 級美食,可是我至少生活無虞、雖然我台南家裏想要換一台分離式變頻冷氣想了兩年了還沒有換,可是至少我還有一點能力幫助更需要幫助的人、雖然我那台超過十 年的老爺摩托車破破爛爛,偶而還得推車,可是每次收到被資助對象的媽媽寄來的小卡片我就覺得很高興...

而看這個菁英雜誌的社會關懷文章會讓我想到啥?

我會想到他試圖想要告訴我「 You are poor. You are very very poor. Your life sucks. You live as bad as a miserable rat. You are such a poor FOOL!!」

好吧,我可以理解,從一個金字塔頂端的菁英來看的話,也許我們這種一開始就放棄了買一坪 50 萬的房子、也放棄了花個 2000 元吃一餐的人不能算是中產階級,也許我們只能算是下層階級。

不過,如果必須在「菁英但是痛苦的中產階級」與「阿Q 但是快樂的下層階級」裡面挑選一個的話,請麻煩直接把我算到「下流社會」去。

我很樂意成為一個「蒸發的中產階級」。

真的。


延伸閱讀:下流社會—中產階級蒸發了(天下雜誌)
延伸閱讀:[閱讀筆記] 面目模糊的中產階級
延伸閱讀:自以為菁英的雜誌 (異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