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7日

[台北覓食] 牛肉麵!牛肉麵! 滿街都是牛肉麵!!!



最近在友人的慫恿下去吃了某家南京東路上的牛肉麵。

從外面看,不太像是賣中式食物的,反倒比較有西式簡餐的風格。走進門內,裝潢氣氛都很不錯,看的出來設計時頗花了一番心思。唯一令人比較詫異的是卡在路中間正在攝影的三人組。從機器與各地方都沒有看到電視台的 Logo ,想說也許是老闆自己請人來拍,算了,假裝他們不存在好了。

坐下來,點了一個招牌牛肉麵,小菜自取,看了看冰箱沒有什麼特別的,夏日炎炎,於是拿了一個看來頗為賞心悅目的皮蛋豆腐。

麵還沒有來,但是攝影機跑到外面去去拍店面了,要死不死我正好坐在窗邊的位置,這裡採光最好,又可以看到外頭的景色,但是竟然有台該死的攝影機像故障的 30 高砲般地在窗外轉來轉去...

麵端上來了。裝在白瓷大碗裡面的牛肉麵賣相頗佳,不管是麵湯在碗裡的高度比、麵湯與碗的顏色對比都頗為不錯。人稍微靠近湯碗已經聞到醬味,本來以為會很鹹的,沒想到喝了一口之後完全出乎意料。

湯頭有點太淡,本來以為可能舌頭還沒有恢復造成的影響,畢竟這裏沒有提供開水可以清理一下口腔。

又喝了一口,還是太淡。

有點想問問店家有沒有鹽巴可以讓我自己調味的衝動。這種淡... 有點類似牛肉原湯被過度稀釋的那種感覺,然而又不太像。味道很淡、香氣也很淡、說不上什麼原因。夾起筷子嚐了一口牛肉,老實說,煮的口感還真是不錯,半肉半筋,肉嫩筋軟,但是又不至於喪失彈性,果然是滷的恰到好處。

但是,除了口感以外還是味道很淡。

又看了一下說明,據說這是師承台中將軍牛肉麵張北和先生的「頭角崢嶸」,用的是腱子肉的頭尾兩端,難怪牛肉造型與口感都與眾不同。但是,不管用的是牛肉還是老鼠肉,整碗麵吃起來就是淡、淡而無味。我想了幾種可能,一是我見寡視淺,無法體會此種另類深奧的味道,一種是因為現場正在採訪忙的要死,所以隨便弄出一碗來湊數,最後一種可能是因為用了紅糟湯頭,尤其還加了豆瓣醬,為了避免湯頭的濃稠度過高而所做的調整。

麵吃了一半,實在沒有啥興趣,改去啃起皮蛋豆腐來。豆腐吃起來,反倒比主角美味多了,調味料用的是加上了蒜頭的醬油膏。這種天氣,直接單吃冰涼的豆腐就很舒服,至於有沒有皮蛋反倒不是重點了。

本來還想跟老闆哈拉一下,沒想到吃到一半又看到另外一組人馬扛著迫擊炮,不不不,攝影機殺將進來,原來是某國 X 黨黨營電視台,兩組攝影人馬在面積不是很大的店內各據一方,後者甚至還大喇喇地打起燈來,某記者更是拿著一隻麥克風對準我旁邊一對男女中男生的臉就直接湊上來...

其實很想聽聽那個剛剛還在抱怨清燉牛肉麵的玉米味道太重的男客人要怎麼回答這種很難誠實回答的問題,不過這種有兩支攝影機在旁邊狙擊手般虎視眈眈的場合,實在是難以多作停留,拋下吃了一半的牛肉麵,匆匆付了錢就趕快連滾帶爬手腳並用的逃離那裏。

事後問起當記者的朋友為啥這樣子的店也有兩家電視台爭相報導,原來正確答案是「 2005 台北牛肉麵節」,所以媒體正一窩瘋的搶搭牛肉麵列車。真是幹的好啊,台北市建設局商業管理處。果然是體恤民情,為記者朋友找題材、為麵店老闆找生意啊。那下個月是不是應該來舉辦個 2005 台北炸醬麵節?下下個月來個 2005 台北大滷麵節?什麼?不可以只舉辦麵條的節日?有圖利麵條廠家的嫌疑?好吧,那 2005 火鍋節如何?這裡面的種類夠多了吧?下下個月來個 2005 台北肉羹節應該也不錯吧?下下下個月來個 2005 台北滷肉飯節?下下下下個月已經過年了,來個 2006 台北燒餅油條節如何?

後來看到 TVBS 的報導,原來還不只兩家電視台報導過。根據上面的說法,這家店花了百萬元裝潢,難怪氣宇軒昂鶴立雞群,跟一般的麵攤截然不同。總之,這次只花了 180 元就可第一手體會到台灣媒體的無孔不入、無店不報、無食不美,也算是增長了一些見識。



後記:
最近換了工作,某天在公司附近覓食時,看見一間店面的位置跟門口裝潢總覺得有幾分印象,但是賣的東西頗為陌生。站在巷子交口觀察了好多分鐘,又跟記憶中的地圖互相比對,終於確定的確是當年的這家店。突然想起了港片黃飛鴻當中白蓮教的那一段,如果東西做的不好,就算是綁上了電視台神功護體的符咒....也是沒有什麼用處的。該死的時候還是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