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6日

[閱讀筆記] 比男人更重要的 -- 黑色傭兵團中的女性角色 <二>

Sleep 出場的時機也一樣惡劣。

黑色傭兵團終於擊敗了最後一個 Shadowmaster Longshadow,但是尚未有時間慶祝他們的勝利,卻又中了十大魔將之一,既是老雇主也是老敵人,亦敵亦友的 Soulcatcher 陷阱,傭兵團中最重要的成員都深陷 Plain of Glittering Stone 中。

剩下在外圍的這些老弱婦孺怎麼辦?幸好還有Sleep 與 Sahra。

這兩個人的組合也很有趣,一個是假裝成男生加入傭兵團,甚至連她的指導者 Murgen 都沒有發現。另一個則根本是個外人,只是在非常惡劣的情況下遇到了 Murgen 而又在同樣奇異的不知所云的預言下嫁給了他。在傭兵團被埋在 Plain of Glittering Stone 後 Sahra 成了活寡婦,一心一意只為了救出自己的丈夫而與這堆被國家通緝的法外之徒共同努力。

這時候的黑色傭兵團,與其說他們是軍隊,不如說他們是一群不肯認輸的失敗者,與其說他們是士兵,不如說是一群無家可歸的野狗。這時候的他們,需要的是一個意志堅定、咬住就絕對不肯鬆口的領導者;一個願意以時間換取空間,等待命運之神可能拋給他們最後機會的那根狗骨頭的人。

兩個女人、一些散兵遊勇、兩個只能施展一些簡單幻術的老邁巫師,而他們所需要面對的是四處獵捕傭兵團剩餘成員的政治當局、前傭兵團叛將的大將軍 Mogaba,以及目前貴為 Taglios 軍事統領,最後一個依然存活的十大魔將之一 Soulcatcher。

We no longer exist. The Protector tells us so. The Radisha swears it. Mogaba, that mighty general with his thousand dark honors, sneers at our memory and spits on our name. People in the streets declare us no more than an evil, haunting memory. But only Soulcatcher does not watch over both shoulders to see what might be gaining ground.

We are stubborn ghosts. We will not lie down. We will not cease to haunt them. We have done nothing for a long time but they remain afraid. Their guilt cannot stop whispering our name.

They should be afraid.

每一天,Taglios 的任何角落,都有可能出現一個用著白色粉筆或動物的鮮血寫的訊息。

Water Sleeps.

所有人都知道那代表著什麼意思。那是一句古老的諺語。Even Water sleeps. But Enemy never rests. 即使流水也睡著了,但是我們不會,你們的敵人不會,我們即將回來收取你們虧欠我們的。黑色傭兵團是一群頑固的亡魂。只要傭兵團還有一個成員沒有滅絕,曾經背叛了黑色傭兵團的 Taglios 人就無法安穩入眠。

就這樣子過了十五年。

Sleep 與 Sahra 裝醜裝白痴,在皇宮裡面作著最卑賤的工作,只為了打探出最早的三本黑色傭兵團團史以及最後一把可能開啟 Shadowgate 的鑰匙,到底可能在什麼地方。不只一次的有個心裏的聲音告訴她,要她忘掉這一切,忘掉那些被埋在平原下的人,要她忘掉這些重擔,要她挑選一條比較簡單的 路,然而 Sleep 還是堅持著。句踐復國與這個相比,顯然日子還是過的太爽快了些。Sahra 要的很簡單,她要她的丈夫回來,她要看到她的丈夫擁抱著他從來沒有機會見過的兒子。而Sleep 要的更簡單,她只是希望救出被冰凍的同袍後把這個領導者的工作丟給其他更有能力的成員,從頭到尾,她只想當一個簡單的團史紀錄者。

然而擅長長遠謀略與戰術的 Sleep,即使在花了十五年克服一切困難完成不可能的任務後,她還是無法逃離繼續背負傭兵團命運的領導人角色。而 Sahra,雖然再度見到了自己的丈夫,然而惡劣的生存考驗已經將當年人人驚艷的美女變成了老太婆,相較之下,被冰凍的 Murgen 卻仍然保持著當年的容貌。夫婦站在一起卻宛如老媽與兒子,自形慚愧的妻子再也找不回當年兩人的柔情蜜意。



Shukrat 與 Arkana 的戲份並沒有那麼重,然而來自 Shadowgate 另一端一個傲慢自大種族的她們,在遇到了黑色傭兵團之後,他們的人生開始改變,而他們的影響力也即將影響傭兵團的未來。

很有趣的是,除了非正式成員的 Sahra,這幾個女性都擔任過黑色傭兵團的團史紀錄者,Lady 與 Sleep 在傭兵團面臨存亡關頭同時身兼領導者與紀錄者,並成功地扭轉了局勢,而Shukrat 與 Arkana 則在最後一冊的最後一章開始輪流紀錄未來的歷史。

前人說的這句話雖然誇張了些,不過也反映了某種程度的真實「一般奇幻小說裡面的女性,不是妓女就是等待救援的公主」。在一個全是男人舉目皆敵的灰色 戰場中,Cook Glen 所插入的這幾名女性角色卻扮演了遠遠超越一般奇幻小說中女性角色的地位。而他的另外一部作品 Darkwar Trilogy 的主角,也是個女性。

也許這是從男人的角度看女人,然而 Cook Glen 筆下的這幾個女性給我的印象,卻遠深於奇幻小說界著名女作家 Robin Hobb 筆下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