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7日

[府城之美] 安平蚵仔窯文化館



說起來,這並不是一個很大的公共空間。如果跟台北動輒數千坪的紀念館比起來,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迷你文化空間。

可是這裡的感覺很好、氣氛很好,小而美、小而巧。不會用掉參觀者過多的時間,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壓力,但是裡面展出的資訊,都跟我們的生活有關。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台灣人吃蚵仔有很長的一段歷史,而這個「蚵灰窯文化館」裡面就展示說明了蚵仔的種類、成長過程、養殖方法、哪些天敵、甚至還有一個養殖環境的縮小模型。不過最重要的,還是紀錄了這個「蚵灰窯」的歷史。




安平自古就盛產蚵仔,除了內容物可以挖來吃以外,先民對於外殼充滿石灰質的牡蠣殼也不浪費。把牡蠣殼高溫燒製之後,可以獲得「蚵灰」,是早年台灣建築的重要物資。

十七世紀荷蘭統治時期的安平就有灰窯工匠的記載,而台灣目前最有名、最古老的建築遺跡 -- 安平古堡外「熱蘭遮城」的城牆遺跡,就是以蚵灰、紅糖水、不見米粒的糯米汁三者所製成,也就是一般說的「三合土」,迄今經三百多年的風雨侵襲依然建在。蚵殼的主成份就是碳酸鈣,經過燒製成灰之後,加上泥土、細沙、水,可用於屋內抹壁粉飾,可製作成三合土作為外部結構,可與桐油混製成桐油灰作為填補木造船隻的船板間隙與防水之用。我們可以說,水上陸上雙項全能的蚵灰,是先民生活中極為重要的一部分。

民國七十幾年後,由蚵殼製作的蚵灰面臨礦物石灰的大量競爭,價錢與產能都無法相比,因此安平的蚵灰窯紛紛結束。民國 92 年,全台最後一座的蚵灰窯進行最後一次的開窯製作,燒出台灣三百年開發史上最後一批的蚵灰,全程以影像及文字記錄其生產過程,台南市政府則把這裡規劃成「安平灰窯文化館」,提供民眾瞭解先人的智慧與生活方式。




根據台南市政府的文字資料「安平蚵灰窯的建築外方內圓,形態相當特殊。主體由紅磚疊砌而成。內部直徑約4 公尺,高度約略比成人稍高,壁體厚度最薄處約有1 公尺。和其他蚵灰窯比較,此窯當屬中大型規模。面對安北路一側,開窯門一座,可供材料進出;門洞二側6 磚牆,各有一條垂直門溝,封窯時可由上而下逐一置入木條版。窯門所延伸之中軸對側,設有風口。風口外為鼓風設備,窯底則有紅磚鋪設而形成之平行於中軸線的窯溝十數條,係燒製蚵時供應助燃外氣的管道。圓弧內壁可窺見一層一層的磚砌紋路,其上端則以一皮豎磚收頭。壁面班剝凹凸,顯露出歷史與文化的刻痕。」



如果注意看這裡的開放空間,不只雕塑是由蚵殼製成,所有的座椅也是。至於那些讓整體氣氛更佳,甚至顯得有幾分日本公共藝術建築味道的竹林,則是從大導演李安已故父親的告別式上移植而來,這也算是另外的一段淵源。

而進入文化館前,右前方的那間民房所居住的,就是這個碩果僅存的蚵灰窯的使用者一家,92年的最後一次開窯,就多虧了他們,我們才能為後代留下一些歷史的紀錄。



延伸閱讀: 安平蚵灰窯 散發濃濃古早味
延伸閱讀: 安平蚵灰窯試燒說明 (by 台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