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2日

「高鐵排隊運動」紀實



以下為朋友小P的血淚自白。:P



當排隊的空檔聽見從三點半來的阿婆到五點的歐吉桑互相比誰早來, 腦子忍不住按序排出高低: 五點以前是早到, 六點叫準時到, 七點算遲到, 八點以後不如不到.

17日那天, 買票遠不如排隊拿號碼排來得刺激, 畢竟機器售票和人工售票都是由小姐們幫忙, 除了講幾句話, 實在沒什麼活動可言.

排隊拿號碼可不一樣了.

首先, 拿號碼才有資格排隊買票這件事, 只有靠站務人員見機喊話提醒, 沒有大字公告或大聲擴音器提醒新來的購票者. 因此初來乍到者看見有兩列頭尾相反的隊伍於大廳中滋長時, 要?夠運氣的聽到站務人員嘶喊號碼牌規則, 要麼夠機敏猜到票務櫃檯對面的那列隊伍必有玄機, 所以該先去排那列才對.

好不容易從號碼排隊伍升級到購票隊伍繼續冗長等待, 咦, 靠近自動售票機的那邊忽然又排出一列人龍來. 排什麼的? 站務人員站在隊伍那頭喊著話, 遠遠隊伍尾端哪能聽得明白, 為防錯過什麼必要措施, 當機立斷往短得多的新隊伍排去, 排著排著, 又拿到一張號碼牌. 作啥用? 這是自動售票機的號碼牌.

莫名其妙拿到兩張號碼牌, 繼續往中央隊伍集合時, 隊伍當中幾個歐吉桑歐巴桑自前方打探消息回來, 嚷嚷著可以回去了, 因為最初那些免拿號碼牌早到者都還沒買到票呢, 我們這些拿號碼牌的既然按號買票, 照目前速度算, 中午下午甚至晚上來都不遲啦.

但見站務人員被陸續前去詢問的購票者包圍, 實在沒什麼說得準的, 索性大著膽子離開隊伍, 往山崎麵包店去買個麵包當早餐. 往架上一瞧, 零零落落幾個三明治, 看起來和店員一樣疲憊.

還是到下一站找個速食店吃早午餐吧.

吃完早午餐回來, 大廳隊伍幾近消散, 最醒目的是架著攝影機拎著麥克風張望的無聊記者. 人都到哪兒去了? 抓到一個圍欄內的站務人員詢問, 方知此刻樓下已經開始自動售票機的預售作業.

吃飽來不及撐著, 衝往樓下, 在嗡嗡聲中豎起耳朵, 聽站務人員的喊號. 很久沒這麼和一大群人作同一件事, 每個正在排隊準備排隊的人, 看起來都很親切, 患難與共啊. 回去公司再來太趕, 排隊站著又太長, 這尷尬時刻沒奈何, 往站內小小誠品書店去. 已然擠了不少人翻書, 敢情都來打發時間的.

書店和隊伍間往來數次, 再排隊總算身處圍欄內. 自動售票機前成雙成對, 都是一個拿著購票明細單的購票人配一個低頭忙觸控螢幕的協助人員. 看上去, 四台自動售票機中, 兩台接受信用卡和金融卡, 兩台收現金. 平均購票時間在五分鐘到十分鐘之間. 閒著也是閒著, 向收號碼牌的站務小姐確認信用卡購票的事, 乖乖, 又一個驚喜: 除了台北富邦, 台新和兆豐這三間以外, 其他信用卡都要預借現金密碼才能使用. 謝天謝地剛好有帶其中一間的卡片, 否則臨時叫我打電話去問預借現金密碼, 不如去領大把鈔票算了.

終於輪到買票時, 其實很想自行操作, 不過為免後面的人多站幾分鐘, 還是乖乖讓站務小姐代作. 邊買邊聊, 站務小姐也滿辛苦的, 買票人跑著站著也不過幾小時, 她們一站可就九小時. 聊著奇怪的操作介面有多不便時, 小姐說, 這幾張票拆開來買好了. 為什麼? 因為就算是台新富邦兆豐這三間的信用卡, 超過三千元的金額仍然需要輸入預借現金密碼.

避免盜刷的美意是很好啦, 事先廣為宣導需要預借現金密碼讓我先問好了再來買票不更好嗎? 拿著刷三次卡買到的十張票, 來不及感動感慨, 便往樓上去看看人工售票的叫號到哪裡了.

人工售票圍欄內的站務人員依然被圍欄外好幾個購票人圍著問問題, 沒關係, 幾百人的隊伍都排過了, 一隻手就數完的算什麼?

站務人員比對手上名單說我那人工號碼得等晚上幾點到幾點之間去買, 又一個謝天謝地: 至少還有一段時間可以回去休息.

圍欄外標示明天六點開始售票的告示牌孤零零站著沒人看, 人工售票圍欄內的冷清襯得早上排隊盛況像是夢中場景, 從旁邊的聊天中聽到今天的數字盛況: 據說人工售票發了七百多張號碼牌, 自動售票則發了一千兩百多張.

這回買五張票, 又有刷卡機, 總不用擔心啥撈什子密碼了吧. 錯, 照樣刷三回. 因為五張票的起訖站不同, 時段不同, 無法合併出帳, 得分開結算, 所以仍然拿回三張刷卡單.

拿著車票和刷卡單, 看看已到了吃晚餐的時刻. 很久沒如此共襄盛舉, 排這麼長的隊伍, 問這麼多人, 刷這麼多次卡.

然而回想起17日那天最印象深刻的, 卻是大廳樓梯口邊, 曾有兩位白髮蒼蒼的先生, 戴著老花眼鏡, 細看手上那幾張車票時的上揚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