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1日

[覓食府城] 在城市中,發現一種生活態度



台南市青年路上的東市場門口,有台賣咖啡的腳踏車。

不是網路上傳寄一時金山海邊的三噸半貨車咖啡館,不是台南黃金海岸邊的小發財移動咖啡,也不是屏東的屏鵝戰備公路旁的小發財行動咖啡,當然,更不是摩托車載著的行動咖啡。

是一台簡簡單單的小小腳踏車。

初遇見它的時候,腳踏車放在路邊,老闆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簡單美觀、對比明顯的招牌,在一整排的車海中也很難不注意到它。整齊的字跡、折疊腳踏車、整理的乾乾淨淨的小巧不鏽鋼平台上面擺著汽化爐與摩卡壺、一瓶一看就知道是老闆自己要喝的現榨柳丁汁、龍頭上粘著一個可愛的屈臣氏娃娃、還有一看就知道是手工改造的寶特瓶風車、招牌邊吊著一個縮小比例的不鏽鋼牛奶壺。最致命的一擊是,造型特殊的牛皮椅墊下面還吊著一台國際牌隨身聽 CD,而它正播放著不急不徐的輕音樂。



還沒看到煮咖啡的人,已經令我對這台腳踏車的主人有了十足的興趣。

隔了一會兒,戴著一頂帽子的老闆跑過來了。「喝咖啡?」

「對。」

「濃一點還是淡一點?」

「嗯,正常好了。」

手工打造的義大利摩卡壺輕巧的蹲到了汽化爐的上面,很快地就有了一杯現煮的咖啡,更有趣的是,雖然是這樣子小巧的路邊咖啡,老闆拿出來的卻是正統的咖啡糖與「雪印」的奶球。

「沒辦法,台灣的『戀』奶球我喝不習慣。」老闆這樣子解釋。

是啊,雖然不一定要強迫客人接受自己的喜好,但是如果自己都不喜歡的東西,又要怎麼引起客人的喜愛呢?

跟老闆聊開了,開始偷看他工作平台下的空間,才發現那個原本以為用一瓶十幾塊的去漬油做燃料的汽化爐,實際上用的卻是每顆要價 200 元的旅行用瓦斯爐。老闆跟我解釋不惜血本的原因,「去漬油燃燒的時候會有味道」。的確,登山時那個去漬油的味道實在是不怎麼好聞,雖然不至於影響摩卡壺裡面的咖啡,但客人在等一杯香濃咖啡的時候聞到這種氣味,總是有點掃興。

所以,要有堅持,還要有顆體貼的心。

老闆住的地方離這裡還挺遠的,每天都要從安南區到這裡,有時正奮力的騎時,還會半路被人攔下來買咖啡,這時腳踏車的方便性就完全展示出來了,往路邊的人行道上面一停一架,馬上就可以煮咖啡了。「如果用摩托車,有的店家會臉色不大好,可是像我騎腳踏車,他們也會很好奇想要看看我怎麼煮咖啡... 」煮完了,車子一推繼續騎,環保、健身、又有特色。

多聊了幾句,才知道他每天早上六點就在這裡開始營業了,而且主要的客戶是菜市場裡面的攤販。一開始聽到還真的有點衝擊,然而幾秒鐘之後,我就完全的接受了這個現象。在某些城市,「喝咖啡」已經變成一種象徵,一種代表著西方的、現代的、與世界接軌的符號。在直覺上,這種表徵符號跟傳統市場裡面的豬肉魚肉青菜販子是完全無關的。然而,咖啡所代表的華麗象徵並沒有流傳到這個台灣最古老的城市。在這裡,咖啡是一種生活中的物品,就跟它身後中藥行的青草茶、前面 20 公尺遠的「波哥」泡沫綠茶、歷史悠久的烏龍茶一樣,也跟它旁邊幾步路遠的現壓柳橙汁一樣,這是一種飲料,一種喝的時候可能有點苦、有點酸、但是依照產地與原料的不同,會有各種不同的韻味與口感的飲料,就是這樣,如此而已。這一杯飲料它的本質、它的口味才是重要的。

一杯三十元的街頭咖啡,也可以有著許多的學問與樂趣。




延伸閱讀:照片區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