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3日

[剔牙集] 你需要吃多少錢?


有天晚上,當我很高興地狼吞虎嚥吃著某家日本料理店 120 元的套餐的時候,我心裡突然出現了一個念頭。

我們一餐到底需要吃多少錢?

這家日本料理店裡的和風炸雞套餐、炸豬排套餐、漢堡排特餐都是 120 元,有主菜、有飯、有漬物、有小菜、有味噌湯、有甜點。每樣東西都有一定的水準以上,肚子與舌頭飽足滿意之外,心靈也十分的滿足幸福。

然後突然想到,如果我今天晚餐換成去吃一頓 1200 的日本料理,那又會是怎樣的光景?老實說,在台北一個人台幣 1200 元的晚餐預算,真的不算什麼,連「三井」的大門都踏不進去。當然,如果知道門道,這個價錢也可以吃到也頗有水準的板前料理。

問題是,那又怎樣?

即使那餐吃的是真鯛、帆立貝、星鰻、鮫鰈、鰤魚、海膽、白蝦... 說穿了,也不過就是跟好朋友一起吃 120 元的定食一樣,肚子飽飽的、身上暖暖的、心裡舒坦著。

人生,其實也不過就是這樣子罷了。

今天聽一個很早就進入公司,雖然年輕但即將退休的同事提到那天假日帶家人去北海岸淺水灣一帶遊玩,說到那邊可以看風景的景觀餐廳飲食貴的離譜,一個牛腩燴飯要價 260 元,端上來居然是一碗白飯放在盤子上,上面蓋著六小塊牛腩...

我下意識的回答是「對啊,那裡面大概有 200 元是椅子的租金啊 ... 」

說完,突然驚覺自己何時對物價的容忍程度已到了如此高昂的地步?

也許,因為我身處位置的關係,常常會有一種處於白晝與黑夜交界處的混亂感。就好像一個人睡了很長的一覺,起來之後看著外面的天光,卻一時之間不知這到底是清晨、或是傍晚。在傳統製造業中,仍然有許多堅持著舊有傳統、舊有價值的人們努力的生活著,他們的早餐可能是三明治或在家解決、他們的午餐可能是公司附近的自助餐、晚餐則是大 老遠的趕回家用餐。一客 260 元的客飯,可能是他們三天、甚至五天的外食費用,對他們來說的確是太貴了。可是,我也有許多年輕朋友身處 IT 業、高科技產業等光鮮亮麗的行業中,對這些特殊節日會到盛鑫、法樂琪等「中階」餐廳花個幾千元吃頓晚餐慶祝的朋友來說,一個 260 元的簡餐真的是不算啥。不要說東區晚上的 lounge bar 或裝潢華美的新潮居酒屋,就算是一般的居酒屋,菜單隨便翻翻也可以看到不少要價兩百多的單品小菜。對這些朋友來說,260元?這只不過是前菜的價錢。

也許,也因為我常混美食版的關係,雖然自己沒辦法出入 A 級美食,但是對於高檔餐廳的價錢卻是耳熟能詳,這些東西也混亂了我對於吃一餐飯價錢的敏感性。

當然,120 元的日本料理不可能有辦法端出跟一餐 1200 元或 12000 元一樣的東西。售價當然會影響到進貨成本、會影響到品質。但是,在一個努力而且願意堅持的料理人手裡,不需要很昂貴的價錢,一樣可以端出極為美味的美 食饗宴。美食,並不應該被限制於在某些特定的領域裡面,並不是一定要用某種的材料、某種品牌的餐具才可以稱為美食。材料新鮮、調味適當、呈現出食物的該有 的滋味、酸甜苦辣鹹各種味道賓主間協調和諧,這就是美味了。滷肉飯,可以是美食。美食,也可以是滷肉飯。偶而吃吃生干貝、象拔蚌、活龍蝦、活鮑魚奶油燒也 許不錯,偶而應該要犒賞自己上上高級餐廳享受一下不同的情調,偶而應該要嘗試一下更精緻的料理、更高級的生活。畢竟,我們努力工作辛苦賺錢的目的是為了甚 麼?不就只為了想花錢的時候有錢可以揮霍?但是不是有必要常常這樣子吃?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請不要誤會我在鼓勵苦行修性,我個人是個標準的享樂主義者。能夠坐著,就絕對不要站著。能夠躺著,就絕對不會坐著。只要能夠以同樣的價錢吃到最高級的料理,我絕對會想辦法排出時間跑去享受。只是,我一直認為,我們不應該被外界的標籤所誤導。

我們所介意的,倒底是跟誰去吃飯,還是在哪個品牌的餐廳吃飯?

我們所在意的,到底是吃飯所代表的象徵,還是吃飯所帶來的滿足?




延伸閱讀: [剔牙集] 好吃的四川菜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