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3日

[台北覓食] 驚豔的麻油麵線經驗 -- 明福台菜

最近幹了一件神奇的事情。

朋友叫我去「明福台菜」點一個「麻油麵線腰花」來試試看。

明福台菜我知道,之前就看過 yilan 提過這家餐廳,離我們公司也頗近走路就可以到,也知道他的佛跳牆跟筍殼魚是招牌之一。但一開始就知道這是吃桌菜的餐廳,再來又聽到小盅佛跳牆要價 NT3000 元,這種餐廳實在不可能出現在我的覓食清單上。


不過既然人家這麼信誓旦旦的說了,就去試試看吧。

先打了電話過去問問適不適合外帶,接電話那邊猶豫了一下,表示可能不太適合,麵線會糊掉、腰花會太熟... 其實這也在意料之中,只是想問問是不是可能有其他神奇的解決方案出現。

是個下雨天,騎著機車穿著雨衣過去。

店面不大,從外頭看來就是那種每份炒飯 80 元的那種一般餐廳,完全看不出它是家堅持料理的台菜餐廳。

進去之後,表明要點「麻油腰花麵線」,服務人員似乎有點迷惑,可能從開店以來沒有遇過一個人單獨來用餐的吧。找了張十人大圓桌讓我坐下,拿了本 menu 正在研究中,意外地發現上面根本就沒有我點的麻油麵線這道,正琢磨著是不是要加點其他菜色,突然聽到「要一把還是兩把?」

轉頭一看,一位歐巴桑手上正拿著一付新鮮的腰子。「一把還是兩把?」

What?甚麼?なに?

搞了半天終於瞭解了。這裡的麻油麵線一次一定要用掉一整顆的腰子,但是麵線可以酌量增加或減少,既然我只有一個人,也不想吃得太飽,當然是一把麵線就夠了。等菜的期間研究一下其他兩桌的客人,請教一下歐巴桑 menu上面的菜色與作法。果然不愧是家老店,員工對於自家料理的菜色作法知之甚詳,於是請教了菜單上所謂的「麻油雙腰」裡面的雙腰到底是甚麼東西?結果... 經過歐巴桑的解釋後答案揭曉,一個是意料中的豬腰子,另外一個則是出人意料的雞睪丸.....

過了一會兒,麵線端上來了。

光是看,就覺得真是一種震撼。

一個小臉盆大小的青花碗,麵線與腰花隨意的散佈在裡面,不是日本料理那種精雕細琢仔細裝盤的美,而是台式料理那種率性真實的力量。

把碗端近,馬上就聞到撲鼻的麻油香氣。一般市面的麻油產品,味道都很強烈,就算是騎車從附近經過,遠遠地都可以聞到麻油的香味。香則香矣,但是吃多了之後、結論說穿了就是個「野」字。酒的部份也是一樣,一次整瓶整瓶的倒進去,甚至強調完全不加水,酒香酒味固然足夠,但是味道過於橫衝直撞,只能獲得個「莽」字評語。

這碗麻油麵線,有趣的地方在於麻油的香氣很雅緻,要靠近了才會聞到,不過強烈的過了頭,可是一靠近,會讓人有「哇~~好香哦~~」的這種讚嘆。而且一聞之下,馬上讓我的口水大量分泌,有種想要不計形象狼吞虎嚥的衝動。

先舀起一口湯試試看。湯頭味道果然很好,酒的味道不至於過強,必須要入口才有感覺到,「半酒水」比例調整得很適當,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裡面加了不少酒,但是不會令人覺得好像在喝酒,一大碗吃完也沒有滿臉通紅的副作用。這是強項。

腰花處理的香脆毫無腥味,這是必然之事,不必多說。歐巴桑很熱心的詢問要不要醬油膏,隨即主動拿來倒好醬油膏的小碟子,腰花沾著半甜鹹的醬油膏食用,比起單吃或配著麻油湯,果然又有另外一種風味。至於麵線... 老實說,因為注意力完全被湯頭吸引開了,所以沒有注意到是否有何特別不同之處。

酒足飯飽之後與老闆兼大廚阿明師閒聊幾句,順便讚嘆一下今日完美演出的麻油麵線。可能是對於我這種一個人殺進去吃午餐的客人感到有點困惑,阿明師也提到他們一般都是做「料理菜」,不是「呷飯菜」。我請教他兩者之間的差異,他解釋,前者注重的是口味,客人大部分是來吃菜喝酒的,而後者講究的是配飯吃飽... 這個分類我大概可以體會,可是... 老闆,你們的份量看起來也是很不少阿~~~

結論,這是一場完全出乎意料與眾不同的飲食經驗。



後記:
其實我也想找人再去吃一次,但是那實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日常出沒的地方,我也沒有勇氣再幹一次這種事情。那天除了我自己獨坐一桌之外的另外兩桌,全部都是中年到老年的女性同胞。一桌嘰嘰喳喳熱絡得很的中年婦女,就算閉著眼睛光聽對話都可以知道這桌應該都是有錢的老闆太太,另外一桌年紀略大,相較之下十分安靜。最後得知,前一桌是復興航空前董事長夫人與其他大老闆夫人們,後面一桌則是國策顧問金美齡與其同學們。



延伸閱讀:[台北覓食] 頗有堅持的阿宗生日麵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