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12日

[老頭胡言亂語] 活該他上十字架?-- 從建成圓環談起

前些日子看了DLows 對於新圓環的看法,有些感想,所以也寫了一篇談談自己看到的改建後的圓環。沒想到倒是引起了一些迴響。

基本上,我是不談政治的。

要投票給誰,要支持誰,那是個人自己的自由。台灣談政治已經談的夠多、過多、太多了,不需要在朋友見面吃飯聊天或 blog 上面還討論到政治立場意識形態。我們需要的,是身體力行去做正確的事情,而不是隨著電視節目上面連自己在講甚麼都不清楚的立委或「新聞評論員」起舞。

不過今天既然提到建成圓環,就稍微破例一下吧。

基本上,能夠把一個原本具有重要象徵意義的飲食地標搞成「小吃攤的玻璃陵墓」,這件事情本身就極為神奇,台北市政府當然不能說自己沒有錯。不但身為市長的 馬小九不能置身事外,建設局長要負責,負責發包驗收工程品質的人員要負責,設計出這個只能看不能用的大型玻璃溫室的設計師事務所要負責,所有曾經在企劃 書、公文、簽收單上面簽過名字的人統統都要負責。

問題是,每個人所應該要負的責任是不一樣的。

台灣今天最大的問題,就是凡事都要扯上藍綠對決,都要扯上政治立場。就好像之前在《自以為菁英的雜誌》這篇文章後面的 comments 裡面,有人不願意去正視中產階級失勢這個問題在美國、日本、英國也同樣的發生,卻憤怒地、堅決地、如同虔誠信徒般地把一切社會問題經濟問題統統都歸罪給陳阿扁一樣。

我們都是凡人。我們每天的生活都有很多的苦痛。

對,沒錯。

因為我們很痛苦、很苦悶,因為我們買不起大安區一坪 50 萬的房子,我們每個人都可能遭遇到女朋友不夠漂亮、男朋友不夠持久、同事包的太緊上班時眼睛都沒有福利,我們有跟山一樣高的慾望無法滿足...... 所以我們需要一個代罪羔羊?於是我們找到一個倒楣鬼,把他釘到十字架上,把所有的錯誤罪惡統統都推到他的身上,一切的事情通通都是他的錯,我們都沒有錯, 這樣子... 就會舒坦一些?

我相信這樣子會可以暫時地讓自己爽一點。可惜的是問題不會解決。

很有趣的是,我們的媒體似乎很努力的鼓勵我們這樣子想。聯合報每天罵阿扁,自由時報每天罵阿九。藍色的怪罪陳阿扁是民族罪人。綠色的批評馬小九是個無能的 鄉愿。好啦,沒錯啦,台灣這幾年的經濟真的是不好啦,沒有辦法維持以前那樣子的經濟成長率啦,綠色執政的確做的也不怎麼樣啦,裡面貪官污吏還是不少啦。

然後呢?我們就把一切都怪罪到陳阿扁吳阿珍身上,反正千錯萬錯都是他們這一對狗男女的錯?說實話,如果把他們兩個送上十字架丟進火堆燒成木炭可以讓台灣的經濟成長率上升 2 個百分點,我會很樂意鼓吹大家攻進總統官邸。

問題顯然沒有這麼簡單。神話的時代早已過去,特洛伊早已成為一片荒煙廢土,亞曼嘉儂的女兒早已是白骨一付,不是隨便拿個人來祭旗祭神就可以搞定海浪就會風平浪靜讓希臘大軍可以出發。

馬小九身為台北市長,台北市的大型建設一定都會經由他過目批示,如果說他完全沒有一點干係,那未免也推的太乾淨了。至少、最少,他也要負起用人不當,挑選 了腦死幕僚的責任。問題是,更應該要怪罪的,是那個建設局官員、是那個簽收了會漏水屋頂的公務員、是那個住在象牙塔裡面埋頭苦幹卻完全沒有來到現場的設計 師。

說實話,我個人並不喜歡台北市府團隊那種隱隱約約無意識間流露出來的菁英意識,這些穿西裝打領帶喝咖啡,甚至要市長跑到德國演出三顧茅廬才願意出任文化局 長的人們距離大稻埕、士林夜市、永樂市場、迪化街、遼寧夜市、濱江市場太遠了。他們距離米粉湯、紅花香腸、大腸麵線、滷肉飯、蚵仔煎太遠了。他們距離一碗 20 元 30 元 50 元的小吃、距離沒有冷氣空調人們彼此接踵摩肩的傳統市場太遠了。也許是這個原因,也許是因為這些人無法放下他們高貴的身段,也許因為他們喝不習慣青草茶杏 仁茶,也許因為他們穿的衣服太名貴了,不適合到市場... 總而言之,我們可以發現這些傳統市集的改革都有其問題。

然而我們應該要探討、要追究的,是事件的本身,而不是那個象徵。不管那個象徵是陳阿扁、馬小九,或者是藍色綠色橙色白色黑色。要不然,我們跟那些整天只會在電視上爆料、渾然就是八卦週刊記者卻又洋洋得意的低等無腦立委們又有甚麼兩樣?

讓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

這是我微薄的希望。



延伸閱讀:[剔牙集] 風華不再的建成圓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