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28日

[磕牙閒話] 老外吃黑白切

有個在台灣很久的老外,他的文章也常常在某家報社的副刊上出現。以下這個故事是某個朋友看到這位老外自己寫的文章,在某次閒聊的時候提起的。


這 個老外在台灣待的夠久,眼看周圍的人吃的東西千奇百怪也沒有出過什麼事情,冒險犯難的精神自然也隨著時間水漲船高。二十幾年待下來,不但講話是國台語雙聲 道,而且吃的東西也跟老中沒什麼差異了,不管是正常老外聞之色變的臭豆腐、還是一般老外絕對不碰的動物內臟,他也都能面不改色的大快朵頤。

有天,這位仁兄的爸爸在退休之後想說兒子在西太平洋上那個鼻屎大小的海島上待了那麼久了,也應該去看看他在那裡過的好不好,於是便打了通電話通知兒子他想要過來。

當 兒子的當然是喜出望外的答應了,等到老爸一來,就帶著他去氣勢磅礡的太魯閣等地到處去玩,老爸也覺得兒子所在的這個地方真是不錯。有天老爸突然說啦,想要 去試試看台灣當地的鄉土小吃,兒子想了想,怎樣的小吃最道地最鄉土呢?於是帶了老爹到了北部人所謂的「黑白切」,南部人所謂的「香腸熟肉」攤去。

吃 過這香腸熟肉的應該都知道,這種攤子賣的東西種類繁多,內臟類的尤其不少,舉凡粉腸、香腸、大腸、豬心、豬肝、豬肺、豬喉管、蟳丸、魚卵、小卷、章魚、菜 頭、筍子、鯊魚肉、鯊魚皮和鯊魚肚都可能出現在盤子上。不過大部分煮熟切過之後實在是看不出來是啥東西,當兒子的當然也不會主動告知老爸他剛剛吃的是啥。

沒想到這頓飯吃完之後老爹大為讚賞,而且還照著吃西餐的習慣,要兒子去讚美一下大廚,順便請教一下這些東西是怎麼煮成這麼美味的。

掌廚的老板娘是個年紀不小的老歐巴桑,兒子上前去表達讚賞之意,並且把老爸的問題問了一遍。

老板娘聽到之後非常的自豪,回答說;「這是當然的啦,我們用的豬是自家養的,別人家的豬都是吃飼料的,我們家的豬可都是吃ㄆㄨㄣ養大的!!」

兒子回到座位,思考了很久,只好很慎重的告訴老爸:「老闆娘說他們所用的豬是用一種很特殊的方法養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