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8日

[老頭胡言亂語] 福島電廠.引爆點

2011 年 3 月 17 日,我跟以前同樣為樂生奮鬥的朋友為了一篇網路上的文章對上了。

起因是一篇很有衝擊性的文章《別當日本「文明」的奴隸》。至於多有衝擊性,看看短短一天內下方所聚集的回應與論戰篇數就知道。我跟小草的爭論則是開在 Facebook 上面,直到最後我決定結束這場誰都無法說服誰的論戰而自爆退出為止。

當然,我一開始不知道寫那篇文章的也是為樂生奮戰過的另外一個朋友,小草搞不好也沒有認出那個在 Facebook 上跟他對上的人是我。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一直到了更晚一些,看到了另外一個多年老友分享出來的另一篇文章,海峽時報的《'We're not running away': Fukushima worker》時,我終於知道了那一整天旋繞於心頭卻一直抓摸不著的感覺,終於瞭解了為什麼不容易失控的我會被這篇文章引爆。



福島第一核電廠。181 個自願、或願意接受指派的死士。車諾比電廠亞洲版與東日本人民的最後一道防線。

而在那人肉長城外面的,是我這四年來的同事與他們的家人,以及他們生於斯長於斯的故鄉。一旦搶救失敗,那些與我爭論過、被我指責過、那些稱讚過我、賞識過我、那些跟我一起完成大大大小無數個案子的人們、那些曾經與我一同出差過、曾經把酒言歡的日籍同事們,以及他們的妻小兒女,統統無法倖免。

你可以想像那種你認識的幾百個人的生命同時受到威脅的感覺嗎?

這幾天我們台灣辦公室當然還是照常上班,但是東北的幾個工廠都陷入通訊斷絕的狀態,我不知道總社是怎麼獲得各據點的簡短消息,我甚至懷疑他們是不是未雨綢繆,有配給一部衛星電話在各個據點。我們可以知道各工廠重要的簡短狀況,但沒有細節。台灣的各大財經媒體不斷地報導這次震災對全球經濟與產業造成的衝擊,我們台灣辦公室也不斷地接到詢問。

簡單的說,來電只有兩種。一種問交期有沒有問題,一種問人有沒有問題。前面的叫做客人,後面的叫做朋友。

禮拜一一大早接到某筆記型電腦品牌廠的機構經理的電話。因為某個特殊的案子,我們兩人曾一起出差日本、上海、崑山、天津,他也曾經多次與我們的日本工程師從早上開會到晚上,甚至多日挑燈夜戰,只為了要找出一個可以執行的最佳解法。電話拿起來他劈頭問的就是,「日本這次地震你們家還好嗎?」下一個問題是「那村上桑跟其他人還好嗎?」這是以前一起做過案子的工程師。

這種叫做朋友。

從電話那頭傳來的,叫做溫暖。

沒有了人,文化文明都只是個屁。沒有了人,交期時程計畫專案產品連個屁都不如。

在那篇文章裡面,我看到了許多東西、許多語彙、許多詞藻,但是,我找不到任何溫度。那種我預期在這樣子一個危急存亡時刻應該要出現的溫度。

是的,那正是我的引爆點。

而且我毫不後悔我炸了。




最後,僅以同樣是昨晚看到的一個影片獻給那些還在災區的朋友們。


延伸閱讀:別當日本「文明」的奴隸
延伸閱讀:'We're not running away': Fukushima wor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