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日

[剔牙集] 可以不要帶八個人來吃羊肉湯嗎?

每年過年時分的台南市都人山人海。以前很難理解居然有那麼多的人離鄉背井在外討生活,所有外地遊子不能免俗的都回到了故鄉,許多鄉愁都得依藉著這幾天的假期來紓解,一條條的街道上都停滿了車子,那些受到當地人喜愛的店家無可避免的塞滿了人潮。

然後近年來這種現象越來越嚴重,來台南觀光的人數與日遽增,尤其是在年假時期與連續假日。

2011 年農曆假期的倒數第二天,週日。我跑到了位於鄭記土托魚羹與江水號中間,大菜市場裡面的那家沒有名字、沒有招牌的羊肉湯去吃早餐。

《24hrs,吃在台南:台南人的隱藏版美食地圖》出版了之後有次跟 Yilan 聊天,我才知道這家店也是 Yilan 暗藏的私房店,難怪她原始版本的推薦序裡面著實地念了我一頓。不過我們兩個人覓食的時間完全不同,一般來說我都是一大早六點多就去,為的是有比較多的變化,羊雜、內臟、羊腩...都還在攤子上待君選擇。而 Yilan 則是為了吃羊大骨,只好等接近打烊的時候去,因為去的太早,羊大骨還在高湯鍋裡面滾來滾去的,老闆娘還不賣呢。至於事件發生的那天,則因要死不死較為晚起,到了那邊已經是早上九點了。

然後,我就看到了非常驚嚇的畫面。




去過大菜市場的人應該都知道,鄭記、羊肉湯、江水號、意麵等幾家飲食店聯成一直線,每家店都只有前後兩面牆壁,左右兩邊都是走道。而那天我看到的則是,店裡面所有的位置都坐滿了人,然後左右兩邊的走道上則是被等待、或者是初來乍到被嚇傻了的新客人圍起了兩條人牆。兩任老闆娘很認真的切肉燙肉,阿桑與一位可能是女兒的年輕女孩兒則是端著一碗又一碗的羊肉湯與白飯在人群障礙中穿梭。

老實講,看到這種盛況,我的確猶豫了一下。不過最後決定還是既來之,則安之,尤其是那天還肩負著要把新書拿給老闆娘的重大責任。

類似的場景在很多年前我帶著另外三個寫軟體的朋友去林森北路吃「肥前屋」的時候就遇過了。人多,生意好,排隊者眾,如果你一次來個四個人,又堅持要坐在一起,店家只好請你在旁邊慢慢等,等到前面正好也有四個人一起的吃飽離席,你才有機會入座用餐。在你等待的同時,本來排在你後面的兩個人或一個人的客人則是紛紛超前,運氣不好的話,那些人都吃完了你還在等待。我很清楚的記得這個事件的原因是,那天那三個死小孩(一個現任HTC主管、一個在米國台積電、一個在台大博士班)非常興奮而認真地討論起這個在程式設計上要用哪種 argorithm 才可以快速的解決這個倉儲上的問題。不過這次的場景,顯然比肥前屋那次還要惡劣。店家已經忙到暈頭轉向,而且兩邊走道都有人站立發呆,顯然地是沒有排隊候位的 Queue ,也不可能有啥所謂的「先進先出」或「後進先出」,純粹就是人多的只能打散了自尋生路。

可能是年紀大了累積了足夠的經驗,有比較多的口袋名單可以挑選,也可能是年老力衰所以謝絕人擠人,總而言之,如果用餐人數到達五六個,我是絕對不會帶來這個地方的,如果萬不得以,至少也要一大早來以避開人潮。至少,絕對不會是在這種大家都正好睡醒要覓食的時間來。

不管如何,帶著兒子與人併桌找到了位置,也點了兩碗羊肉湯兩碗白飯。隔了一會兒,我們的早餐上來了,看來份量比平常的稍微少了一些,不過算了,今兒個一整個兵荒馬亂,去研究這個似乎也沒有什麼意義,有座位坐著吃就很偷笑了,我還沒練出可以端著一碗熱羊肉湯站著吃的技能哩。所以非常認份地,保持愉快心情地,繼續啃著我的清湯羊肉與白飯,就在這個時候,背後傳來一個年輕的聲音。


「老闆,我們九個人有位置嗎?」

我嘴裡那口湯差點沒有噴到對面的牆壁上。





延伸閱讀:大菜市場羊肉湯 - Flickr 相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