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8日

[老頭胡言亂語] Fight! Don't Wait!! -- 308樂生事件


樂生030810
Originally uploaded by munch9999.

我的朋友,在電話的那頭,他的聲音有著微妙的、失去控制的起伏。

他說,今天主要的新聞媒體都來了,SNG 車也來了。警察出動了至少有兩百個,密密麻麻的把人群都圍住了。他說,沒想到警察居然是直接把那些樂生的阿伯們推倒在地上,然後拖走,現場還遺留了一個從被拖走的阿伯身上掉下來的義肢,來不及撿起來,被留在那裡。他說阿烈,一個我們兩個都認識的台南藝術大學的紀錄片導演,被強抓到警察局去了。樂生自救會的李會長,75 歲的老先生了,被警察壓倒在地胸部挫傷,現在在仁愛醫院急診中。

我聽的出來朋友聲音中的變化。

因為我自己的喉頭也是一陣又一陣的緊縮。

人是很奇怪的一種生物。你看著電視上面非洲的難民,那些因為瘦、眼睛大的似乎快要掉出來的小孩子,你知道他們可能活不過明天,可是你沒有什麼感覺。可是有一 天,當你有了小孩,你很疼他,當你想到畫面上那個小孩也是別人的心頭肉的時候,那個電視畫面突然慘烈了起來,突然間有意義了起來。

也許是因為見過面、點過頭、一起吃過樂生的阿姨們煮的牛肉麵、一起在下雨天挖過土、搬過石頭,所以腦海中阿烈被拖上警車的畫面,一波一波的襲來。

到了下午,雖然這些新聞媒體非常有默契的一同冷處理,但是網路上關於現場的事實真相慢慢的開始浮現。

看到■樂生之怒■的第一張照片,我的眼眶不爭氣的紅了。那是阿烈。我看到他那充滿怒氣與壓抑的眼神。我看到那其中不需要訴說的千言萬語。往下看,我看到年邁的李會長,他因為心疼自己孫兒般的學生所受到的遭遇,又因為自己裝著義肢的腳站不起來,因為想要作點什麼卻無能為力而落淚。

你見過那些樂生的老人嗎?

如果說有誰是「人畜無害」的,他們應該就是了。在那個密閉的環境中居留了五六十年之後,外界躲避著不夠美形的他們,他們也害怕外面歧視的眼光,但是在這種孤絕獨立的環境下,他們卻都有著一種難能在成年人身上看到的善良純真。因為痲瘋病菌會攻擊侵蝕末梢神經,他們當中的許多人都有著變形的手指掌、或者是被截去了肢體的一 部分。

我們常常有公權力不彰的體驗,可是在面對這五六十個手無寸鐵的學生跟必須要穿戴義肢、靠著電動代步車才能活動的老人家時,我們的公權力卻是非常的直接、果斷、毫不猶豫、而且暴力。

先把他們推翻,把他們打倒在地上,然後拖走。

Brutal Force。毫不掩飾的暴力。這是為了即將到來的強制拆遷作預習嗎?還是今天多打倒一個老人,來日就少搬一個老人?

去年 519有人號召大家到總統府前面「散步」的時候,我們的警察機關行政機關的回覆是「無法可管」。可是今天 38 婦女節,我們的老弱婦孺們走到金華街歇歇腳,他們所獲得的待遇是被打倒在地上、像死豬般的被拖走。這些人是敵人嗎?是匪徒嗎?他們比較邪惡嗎?比較危險嗎?他們有害行政院長的安全嗎?

不,他們只是妨礙了他出門去上班,一個完全不用趕著打卡的班。當然,可能還有更重要的,今天是他要去登記成為總統大選候選人的日子,這些衰人一大早就觸他霉頭。

我們來看看這個選舉新聞吧。「面對老人和盲胞,蘇貞昌發表談話時強調要照顧弱勢者,並祝全天下的母親和女性婦女節快樂。」就在打倒了一堆老人與婦女之後,光頭蘇說「要照顧弱勢者」。

是啊,為甚麼不照顧一下你剛剛踐踏過去的那些弱勢者呢?

今天是 38 婦女節,不是 41 愚人節,光頭!!我本來很看好你的,但是你為甚麼越來越像是個蛋頭?

情況也許是,當有著優勢警力的時候,我們的警察就會更有自信的執法,自信到可能忘記了這些人其實是些無害的弱勢團體。這些人可能是我們的長輩,可能是我們的兄弟。

對於警察來說,這些人只是一些害他們在這麼冷的下雨天早晨卻還要出勤務的害群之馬,就跟電視上的非洲饑民一樣,是個電源鍵一按就會消失的畫面,所以,這些人應該要受到懲罰,這些人應該要付出代價。上半身用拉的、下半身用踹的,只不過是給這些不長眼、害警察延長工時加班的人的一點小教訓,至於偷踹下體,則不過是略施薄逞。

是的,這就是我們的國家機器。這就是我們的公權力。

在該剛硬的時候陽痿,在該柔和的時候粗暴。

那我們呢?

我們就該這樣子逆來順受嗎?

我看到阿烈的眼神,那是不肯退讓的眼神。

Fight! Don't Wait!!



延伸閱讀:■樂生之怒■ (by 漂浪。島嶼)
延伸閱讀:樂生危機 (1):僅獻微忱 (by 人行道)
延伸閱讀:黑暗的一日, 蘇貞昌官邸前抗議紀錄(by 堯@部落格)
延伸閱讀: [Offensive] 打破訊息壟斷,樂生線下游擊戰 (by 廢業青年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