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7日

[老頭胡言亂語] 我是個尷尬的BLOG寫作者



上個月吧,某個偶然的機會有幸跟某本科技雜誌的編輯聊了一下。

聊天間,他提到某個當年我還在無名時就知道某著名 blogger 目前專攻某個領域,從 Google Adsense 上面獲得了破萬的收入,可能是全台灣最高收入的。出於好奇心,我問起另外一個同樣著名的 blogger。

「他的流量也很大啊,應該也不差吧。」

「嗯,不過因為他的BLOG 又有美食,又有針對 OOO 領域的,分散開來,所以... 」

這的確是個非常有趣的問題。

今天又從黑米上面看到這篇廢業青年日記: [Embarrassed]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看到第一句「你曾經因為不知道自己的部落格的屬性而困擾嗎?」我還真的是不由自主的微微笑了起來。

那是一種心領神會的微笑。苦笑。

尤其是在我剛剛把「春天開門.公義透光」的貼紙連結放到 BLOG 上面的之後。在這個動不動就藍綠對決的年代,要說我絲毫沒有猶豫,不曾擔心這麼一來可能會被人貼上標籤、戴上大帽子,那是騙人的。然而,我還是認為,面對傷口、面對過去、面對歷史,是正面迎向未來的最佳路線。

有次跟個很熟的朋友吃飯,吃到一半他突然問我:「你什麼時候有聽 Heavy Metal 了?」他顯然是看到了我 BLOG 上面的自我介紹。

「我有在聽阿,只是並不是所有的重金屬音樂我都喜歡,所以只聽少數幾張。」

「那你什麼時候又開始聽葛利果了?」

「Gregorian Chant 我聽很多年了好不好?在公司趕工的時候就會聽這種音樂,很適合需要平心靜氣、高度注意力集中的時候啊。」

朋友不說話了。

這種分裂的特質在幾年累積下來的 BLOG 寫作上顯現的更為明顯。某段時間我會一直想要寫最近看完的書籍的讀後感或介紹,有些時候為鄉愁所苦,我會瘋狂的寫著台南府城的文章,有些時候則是不間斷的寫著台北的飲食。另外的一些時候,因為看到某篇雜誌或新聞上面的無腦言論,我的自我控制會「啪」一聲的跳機,然後開始用力的發洩文字暴力來咬人。

要說這個 BLOG 屬於什麼類型,美食?閱讀?貓兒發春月夜狼嚎?癡人囈語?我自己還真的無法歸類。還好這幾年洗心革面,已經不再寫關於遊戲的文章了,要不然類別更雜更亂。

這年頭,連寫起 BLOG 都要講究專業分工了?

唉。





延伸閱讀:[Embarrassed]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