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9日

[樂生] 樂生雜感之二 被抹黑的樂青



禮拜六早上準備換衣服出門時從衣櫃翻出那件買來就從來沒穿過的黑米 T-shirt,聯絡上豬小草,他說他也要穿,想說如果到時候一整排黑米暴走,那應該還挺有意思的。


到了現場,遇到了中研院的邱延亮老師,他看到我就豎起大拇指「黑米!!幹得好!好樣的!」

我很不好意思,只能回答「沒有啦,是你們比較辛苦。」

現場的士氣十分高昂,網路上突如其來的這個蘋果半版廣告,對於一直孤軍奮戰、連續遭遇國家機器強力打擊的這些人來說,毋寧說是個意外殺出的重大援軍。巡守隊的小段,也就是海筆子劇團的團長看到我說「哦~原來你也是那個什麼部落客的?」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好說些有的沒有扯過去。


我知道有很多人對於樂生青年聯盟(樂青)有意見。社會運動本來就有很多的路線之爭,本來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山頭,大家在自己的地盤上都是一方之霸,都是個南面為王的小朝廷。

我知道樂青這群人過去三年得罪了不少人。因為樂青也曾經把我跟我的朋友搞毛過。因為當我拉下臉去求人加入拯救樂生的活動時,我也遇到不少冷眼。不是樂青們向外求援太慢,而是大家都很難搞。我自己也搞過 free service 所以很清楚,這些用自己時間自己金錢自己精力燃燒自己熱血的傢伙,有哪一個不是稜稜角角的?又有哪一個是好搞的?

樂生院民們被污名化,樂生青年聯盟何嘗不是?

很多人抱怨樂青的街頭運動,抱怨他們的衝突、抗爭。「你們真的要跟政府對抗嗎?」這是最常見的問法。不過在我看來,這個問題就跟跑去問街頭的遊民說「你真的要吃那個別人垃圾桶翻出來的吃剩的排骨便當嗎?」一樣愚蠢。

如果有選擇,誰願意?

這些人也許年輕、也許不懂得說話、不懂權謀、手法拙劣、動不動就得罪人,但如果不是他們,不是他們在前面擋著,樂生療養院早就是一片荒湮廢土。當他們開始走入院民的時候,我們在哪裡?我們甚至都還不知道這個地方的存在。當他們在街頭被警察抬走的時候,我們在哪裡?我們在冷氣房裡面上網,一邊指指點點的看新聞。當他們在蓬萊院跟其他地方密集開會、討論手上僅有的一點點資源可以如何應用的時候,我們不知情的人說樂青們結構鬆散,沒有好好把握時間。我也抱怨過樂青沒有善用網路,直到我自己終於發現他們的人力物力資源是多麼吃緊,以及樂生院內根本就沒有網路。

如果沒有這些人的努力,把議題跟壓力升高到讓足以吸引更多人透過網路來認識這個問題,樂生療養院早就不見了。

然後,因為網路族(我還是堅持反對用部落客這個字眼,因為裡面很多人其實根本就沒有 BLOG)集資了20 萬買了一個蘋果的半版廣告,因為我們做了一件以前沒有人作過的事情,因為我們忽然獲得了刻意忽略樂生議題的媒體們的注意,因為我不小心正好穿了黑米 T Shirt,所以那天在會場,我受到邱老師誠摯的謝意。

說真的,我覺得很羞愧。

是我該感謝各位。m(_ _)m





延伸閱讀: 樂生療養院 系列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