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7日

[老頭胡言亂語] 你要不要搭高鐵?


原來是個很簡單的問題,不過在台灣,只要扯上了媒體、扯上了政治,似乎從來沒有一個簡單的問題。

要、或不要搭乘某種交通工具,或者選擇要搭乘哪種交通工具,應該是非常明確簡單的決定。過年決定要搭飛機回南部、或者是搭統聯、搭自強號,本來都是很單純的,但是很有趣的是,當你說要「搭高鐵」的時候,後面可能會接著引起其他的「熱烈討論」。

從某家公司擊敗對手獲得了號稱全世界最大的BOT 案之後,高鐵走來一路風風雨雨,在媒體放大鏡的努力報導(??) 下,台灣高鐵只能用「一無是處」這四個字來形容。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當然還是日本新幹線可以在 3 秒鐘之內從極速到達停止狀態,台灣高鐵卻需要五公里的距離,所以安全堪慮。

當然,這個應該要出現在柳田理科雄的《科學空想讀本》裡面的物理笑話,卻在我們的新聞媒體上面大報特報,而且多重引用。從新聞中,我們無法得知偉大的履勘委員到底是被神奇的記者掐頭去尾不留中間,還是小時候溺水意外導致大腦缺氧超過 10 分鐘,我們所看到的是,理論上應該是「專家學者(??)」的某履勘委員發表了「若照這種運作方式,一旦真的發生地震,恐怕會應變不及。」的.... 嗯.... 評語(囈語?)。

當然,我們還可以看到了中天的攝影記者先「誤觸」新竹站消防警鈴,然後繼續拿著攝影機拍攝的事件。

媒體要怎麼看待自己,要怎麼報導新聞,這是媒體自己的工作。民眾是不是應該要有自己的判斷,或者是盲目的照單全收,這是民眾自己的工作。

高鐵很好嗎?從媒體上面隨便翻,都可以看到一堆的bug。

高鐵很爛嗎?有多爛?會比臺鐵還爛嗎?比華航還危險嗎?比統聯還容易出事嗎?我們不知道,因為它還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營造出自己的形象。看到臺鐵,我首先想到的字眼是「僵硬、誤點」,看到華航,我會先想到「貴、沒有彈性」,提到統聯,我會先想到火燒車跟翻車。

我沒有辦法告訴各位這不是刻板印象。這是時間累積下來的印象,以一個又一個的事件累積起來的印象。

可是高鐵呢?

當我們說高鐵「很危險」的時候,跟我們當年說木柵線馬特拉公司的時候是一樣的嗎?還沒有通車時候的木柵線捷運是怎麼被批評的?火燒車、弊案不斷,當年競選市長的三個人裡面,一個說他選上了要把它拆了當立體停車場,一個說要拆了只留下一塊磚當紀念。那現在呢?木柵線被拆掉了嗎?那當初喊得很爽的那些人呢?政治語言罷了。至於某個黨主席去嘉義沒有搭高鐵,馬上又激起兩邊支持者的論戰。說真的,這很重要嗎?

你認為高鐵危險,或者安全,靠的是什麼依據?

是你所支持的政治人物?還是你看的報紙電台?或者是你自己作過評估?

有個朋友跟我說高鐵不要搭,很危險。老實說,Pilot Run 的東西當然會比較危險,如果 Pilot Run 都沒有 bug 沒有問題一切非常順利非常完美,哪家白痴公司願意沒事多花錢去作這個?直接上線生產不就好了?哪個在有生產線的公司待過的人不知道試模試作試生產很重要?最好是有哪一家公司的新產品的 Prototype 就直接 bug free,什麼都不用修改,從此工程師都不用作原型機,不用作工程模型,直接畫模具圖、量產、開賣。

高鐵有問題是應該的,這是一個全新的系統,以前沒有人有經驗的系統。這不是說你會騎腳踏車之後要騎摩托車就很快。高鐵跟臺鐵雖然都有鐵,但是那是截然不同的東西。

這是個新系統,新觀念。

Pilot Run 的時候有問題是應該的,尤其是在我們這裡。我們既不是龜毛的日本人,也不是嚴謹的德國人,我們這裡滿山滿谷都是具有中國優良傳統「差不多先生」個性的人。

可是真正問題的重點不在於這裡,不在於有多少 BUG,真正的重點在於台灣高鐵對於這些 BUG 的改進速度有多快?這才是真正影響社會甚為遠大的問題。

然而,我個人比較有興趣的問題是,「為甚麼試營運的高鐵還是有那麼多人搭乘?」

也許是因為半價優惠太過於誘人,所以大家都寧願跟它賭生死。也許是有很多想要合法詐取高額死亡保險金的人把所有家當都拿來搭高鐵。也許大家都是為了拍照上網來 BLOG。也許是我們的媒體早已經成為放羊的小孩。

不管是哪種答案,我希望都是自己深思熟慮過後的決定。

你,要不要搭高鐵?




延伸閱讀: 好孩子的科學空想教室
延伸閱讀: 時速三百公里的高鐵在三秒鐘內讓車子完全停下來?
延伸閱讀:擠爆了!高鐵預售20日後五折車票 板橋站宣佈提早打烊

4 則留言:

  1.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當排隊的空檔聽見從三點半來的阿婆到五點的歐吉桑互相比誰早來, 腦子忍不住按序排出高低: 五點以前是早到, 六點叫準時到, 七點算遲到, 八點以後不如不到.

    17日那天, 買票遠不如排隊拿號碼排來得刺激, 畢竟機器售票和人工售票都是由小姐們幫忙, 除了講幾句話, 實在沒什麼活動可言.

    排隊拿號碼可不一樣了.

    首先, 拿號碼才有資格排隊買票這件事, 只有靠站務人員見機喊話提醒, 沒有大字公告或大聲擴音器提醒新來的購票者. 因此初來乍到者看見有兩列頭尾相反的隊伍於大廳中滋長時, 要麽夠運氣的聽到站務人員嘶喊號碼牌規則, 要麼夠機敏猜到票務櫃檯對面的那列隊伍必有玄機, 所以該先去排那列才對.

    好不容易從號碼排隊伍升級到購票隊伍繼續冗長等待, 咦, 靠近自動售票機的那邊忽然又排出一列人龍來. 排什麼的? 站務人員站在隊伍那頭喊著話, 遠遠隊伍尾端哪能聽得明白, 為防錯過什麼必要措施, 當機立斷往短得多的新隊伍排去, 排著排著, 又拿到一張號碼牌. 作啥用? 這是自動售票機的號碼牌.

    莫名其妙拿到兩張號碼牌, 繼續往中央隊伍集合時, 隊伍當中幾個歐吉桑歐巴桑自前方打探消息回來, 嚷嚷著可以回去了, 因為最初那些免拿號碼牌早到者都還沒買到票呢, 我們這些拿號碼牌的既然按號買票, 照目前速度算, 中午下午甚至晚上來都不遲啦.

    但見站務人員被陸續前去詢問的購票者包圍, 實在沒什麼說得準的, 索性大著膽子離開隊伍, 往山崎麵包店去買個麵包當早餐. 往架上一瞧, 零零落落幾個三明治, 看起來和店員一樣疲憊.

    還是到下一站找個速食店吃早午餐吧.

    回覆刪除
  3. 吃完早午餐回來, 大廳隊伍幾近消散, 最醒目的是架著攝影機拎著麥克風張望的無聊記者. 人都到哪兒去了? 抓到一個圍欄內的站務人員詢問, 方知此刻樓下已經開始自動售票機的預售作業.

    吃飽來不及撐著, 衝往樓下, 在嗡嗡聲中豎起耳朵, 聽站務人員的喊號. 很久沒這麼和一大群人作同一件事, 每個正在排隊準備排隊的人, 看起來都很親切, 患難與共啊. 回去公司再來太趕, 排隊站著又太長, 這尷尬時刻沒奈何, 往站內小小誠品書店去. 已然擠了不少人翻書, 敢情都來打發時間的.

    書店和隊伍間往來數次, 再排隊總算身處圍欄內. 自動售票機前成雙成對, 都是一個拿著購票明細單的購票人配一個低頭忙觸控螢幕的協助人員. 看上去, 四台自動售票機中, 兩台接受信用卡和金融卡, 兩台收現金. 平均購票時間在五分鐘到十分鐘之間. 閒著也是閒著, 向收號碼牌的站務小姐確認信用卡購票的事, 乖乖, 又一個驚喜: 除了台北富邦, 台新和兆豐這三間以外, 其他信用卡都要預借現金密碼才能使用. 謝天謝地剛好有帶其中一間的卡片, 否則臨時叫我打電話去問預借現金密碼, 不如去領大把鈔票算了.

    終於輪到買票時, 其實很想自行操作, 不過為免後面的人多站幾分鐘, 還是乖乖讓站務小姐代作. 邊買邊聊, 站務小姐也滿辛苦的, 買票人跑著站著也不過幾小時, 她們一站可就九小時. 聊著奇怪的操作介面有多不便時, 小姐說, 這幾張票拆開來買好了. 為什麼? 因為就算是台新富邦兆豐這三間的信用卡, 超過三千元的金額仍然需要輸入預借現金密碼.

    避免盜刷的美意是很好啦, 事先廣為宣導需要預借現金密碼讓我先問好了再來買票不更好嗎? 拿著刷三次卡買到的十張票, 來不及感動感慨, 便往樓上去看看人工售票的叫號到哪裡了.

    回覆刪除
  4. 人工售票圍欄內的站務人員依然被圍欄外好幾個購票人圍著問問題, 沒關係, 幾百人的隊伍都排過了, 一隻手就數完的算什麼?

    站務人員比對手上名單說我那人工號碼得等晚上幾點到幾點之間去買, 又一個謝天謝地: 至少還有一段時間可以回去休息.

    圍欄外標示明天六點開始售票的告示牌孤零零站著沒人看, 人工售票圍欄內的冷清襯得早上排隊盛況像是夢中場景, 從旁邊的聊天中聽到今天的數字盛況: 據說人工售票發了七百多張號碼牌, 自動售票則發了一千兩百多張.

    這回買五張票, 又有刷卡機, 總不用擔心啥撈什子密碼了吧. 錯, 照樣刷三回. 因為五張票的起訖站不同, 時段不同, 無法合併出帳, 得分開結算, 所以仍然拿回三張刷卡單.

    拿著車票和刷卡單, 看看已到了吃晚餐的時刻. 很久沒如此共襄盛舉, 排這麼長的隊伍, 問這麼多人, 刷這麼多次卡.
    然而回想起17日那天最印象深刻的, 卻是大廳樓梯口邊, 曾有兩位白髮蒼蒼的先生, 戴著老花眼鏡, 細看手上那幾張車票時的上揚嘴角.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