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9日

[閱讀筆記] 英文與我 -- <上>

開始看原文的奇幻小說,那也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一開始,當然也有為了玩 Game/作MUD,須要更理解國外是怎麼定義這個 Nothing is Impossible 的世界的意圖,但與其說是為了這個,還不如說是為了要接觸英文。
國中一年級開始偷偷地玩大台電玩,每次被抓到回家就是一頓海扁。想想,從國三時老哥弄了一台臺灣土產 Apple II 回家,開始用錄音機玩起 PC game,到現在也過了二十個年頭了。說起跟 PC game 的淵源,還真的不是普通的久遠。
雖然高中時為了玩 Ultima IV,作了不少筆記,也把一本大陸簡明英漢字典給翻爛了。但是基本上,一直到我大學畢業為止,我的英文都還是屬於無可救藥的破。高中的時候,連續兩年英文 補考,補習班的時候,只要是英文課,要不是翹頭就是在唸其他科。大學聯考時英文意外的考到了高標,那時候在一堆一起鬼混的同學裡面,覺得自己已經是很高分 了,高標耶,高標耶,後面還有75%的考生耶。沒想到才高興了兩個月,進了大學,大一英文上課是按照聯考的成績分班,全校共分成五級,我被排在倒數第二 級,頓時大夢初醒打回原形,知道自己的斤兩在哪裡。本校的英文是四年必修,而且必須過六個學期,要不然就拿不到畢業證書,當年就隨著大家這樣子晃了過去, 其實也不曾真的在上面下過啥功夫。
一直到了退伍,開始唸研究所為止。
現在的研究生滿街都是,找中文論文可能簡單一點。但是在當年,公園門口還沒有立著「研究生與狗不得進入」的牌子的時候,絕大多數可以找到的論文資料 都是外文的。而且我們那時候,每個人每個月就要上台 seminar 一次,對於以前打死不碰英文的我來說,那還真不是普通的酷刑。
不過,我這個人有個好處,那就是認命。
既然是躲不掉的,那就坦然接受吧。大家也都很清楚,語言這種東西是需要每天的浸淫的,一曝十寒絕對沒有沒有辦法學好語文。既然自己負擔不起 ALE 這種跟老外鬼混的費用,也沒有那種環境可以每天講英文,我能做的有什麼?
我這個小小的腦袋那個時候唯一能想到的解法,就是開始看英文小說。
我本來就很喜歡看小說,以前常常為了偷偷看各種小說被家裡用藤條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只不過我看中文書的速度很快,花個幾百塊錢買的小說,大概三五個天後就會被我翻完了,說實在的,經濟效益實在是不大。

延伸閱讀: [閱讀筆記] 英文與我 -- <下>